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8-11-16

11月13日,距信美人寿相互保险社联手支付宝推出“相互保”还不到一个月,众惠财产相互保险社与京东金融合作推出的“京东互保”开始低调内测,但在1天之后闪电下架,官方称将择期推出。

截至15日,上线一天的京东互保已有3334人加入。与此同时,推出近1个月的“相互保”已有超1850万人加入。

相互保的上线和京东互保的“闪现”,使得相互保险与互联网巨头合作的保险新模式引发热烈讨论。同时,与相互保险模式十分相似的网络互助也再次受到关注。

赛道

在中国,相互保险的起步比较晚,虽然内地第一家相互制保险公司阳光农业相互保险公司在2005年1月即已成立,但直到2015年1月保监会发布《相互保险组织监管试行办法》,相互保险才有了相应的规范性文件。

而在此之前,我国的相互制保险模式大多是以“网络互助”的形式存在的。

网络互助的模式最早可以追溯到公元前4500年的古埃及——修建金字塔时,由于高负荷的劳作和危险恶劣的工作环境,每天都有工匠遇难或者病逝。为了降低风险,工匠们自发达成盟约,所有成员都缴纳一笔费用,当有成员遇难时,就从中支付丧葬开销。

这种自发的、以社群为主体的互助形式正是网络互助的雏形。

在国内,最早具备网络互助形态的平台始于2011年,即抗癌公社的前身互保公社。

刚开始时,互保公社没有自己的平台,社员们通过QQ群沟通,款项直接通过支付宝点对点划拨,最高峰的时候,曾有上百个QQ群。直到2014年10月,创始人张马丁拿到第一笔天使轮融资后才逐渐组建起了团队。

此后,网络互助平台在国内开始兴起:用户花几元象征性的会费成为会员,180天或更长观察期之后,可享受相应的赔付权利。当某一位会员身患重疾时,最高能获得大额(比如30万元)赔付,由平台的用户平摊。

抗癌公社、水滴互助、轻松互助、e互助、众托帮、壁虎互助以及夸克联盟等平台,采用的都是类似的“凑份子”模式。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和智能手机的普及,人们可以通过手机轻松获取信息、加入社群、寻求帮助。同时,与传统的重疾险相比,由于这种互助模式本着普惠原则,投保门槛更低,让有需求的人更容易获得保障。于是,在传统商保难以解决消费者痛点的情况下,市场对网络互助的需求便被激发了。在最高峰的2016年底,国内的网络互助平台数超过120家,总注册会员超过1000万人。

但是,在发展的过程中,运营模式缺乏持续性、获客成本居高不下以及会员增速放缓等问题逐渐暴露,并受到非法沉淀资金池、风控能力弱等质疑。狂热的情绪很快平复,资金陆续离场,市场迎来资本寒冬。

与此同时,监管也注意到了这块新兴市场。

2014年5月,保监会发文对《相互保险组织管理暂行办法》公开征求意见。2015年1月,保监会发布《相互保险组织监管试行办法》,对相互保险的性质和定义做出了规定。2016年末,保监会还下发了《关于开展以网络互助计划形式非法从事保险业务专项整治工作的通知》,此后有高达1/3的互助平台轰然倒塌。

监管严控下,网络互助行业经历了一轮洗牌,一时间,相互保险牌照成为了炙手可热的“护身符”。2016年,包括网络互助平台在内,一度有超过30家相互保险组织在排队申请相互保险牌照。

最终,有三家相互制保险组织在2017年获得了相互保险牌照,其中就包括京东互保的运营方众惠财产相互保险社,相互保的运营方信美人寿相互保险社,和针对建筑领域的汇友建工财产相互保险社。

其中,信美人寿相互保险社的发起人之一正是蚂蚁金服,可见阿里早已有计划地在相互保险领域进行布局。

今年10月16日,相互保正式在支付宝上线,一个月之后,京东金融也马上跟进,与众惠财产相互保险社联手推出京东互保。

以京东互保“闪电”下线之前的信息来看,相互宝和京东互保在保额结构、险种设置、保险期间、保费分摊和加入门槛上略有不同:

“相互保”的保额结构简单,只有两种:30天-39周岁为30万元,40岁-59周岁为10万元。“京东互保”的保额结构分的更细,年龄上限也提高到了70岁:30天-40周岁为30万元,41岁-50周岁为20万元,51岁-60周岁为10万元,61岁-70周岁为5万元。

从保障的疾病种类来看,二者都是100种重疾,等待期皆为90天,服务费皆为10%。同时,“京东互保”增加了30种轻症,保额最高3万元。

从保险期间来看,“相互保”在理赔前未发生退保则持续有效,“京东互保”的期限为1年,可续保。

保费分摊方面,“相互保”单个理赔案例的金额不超过0.1元,“京东互保”则按年龄段设定每年分摊保费的上限,最高上限为1924元,超出部分由保险公司承担。

在加入门槛上,“相互保”要求650以上的芝麻信用分,无需提前缴费;“京东互保”则需提前缴费,30天-50周岁9元,51岁-70周岁99元。

随着阿里、京东的入局,相互保险与网络互助的热度大涨,从一个经历波折、磕磕绊绊而形成的小赛道,变成了聚光灯下的焦点。

对于阿里、京东和其他“虎视眈眈”的巨头来说,相互保险究竟意味着什么?而对于水滴互助、轻松互助、抗癌公社、e互助、众托帮、壁虎互助和夸克联盟等“原住民”来说,巨头入场又将带来怎样的变化?

洗牌在即?

巨头并不是行业内其他平台唯一的拦路虎。事实上,在巨头入场之前,网络互助这一细分领域的垂直平台本就面临诸多问题。

网络互助平台作为非营利性的工具,需要打破互助过程中信息的不透明和不对称。但是从不透明到透明的过程中,求助者端、平台端和救助者端,处处都有可能出现漏洞,有许多环节对于平台来说可能是坑,也有可能是暗藏猫腻的灯下黑。

在求助者端,最大的问题是信息难以审核,信息审核机制的不完善给诈捐、骗捐提供了机会。

在平台端,最主要的问题是对资金的监管流程和机制的透明化,平台是否在整个过程中抽取过不该抽取的费用?平台如何保证稳定的运营而不会半路夭折?

而求助者端和平台端的问题,如果不能及时扼杀,便会形成黑产诞生的温床。最后,到了救助者端,不断出现的反面案例就会消耗公众的信任:平台显示筹得善款10万元,求助者是否可以一分不少地领到十万元?拿到善款之后,求助者是否将善款用于治病了?病治好了若善款还有剩余,怎么办?

目前,网络互助平台在管理、运营、成本控制和用户维护等诸多方面,依然存在问题。而巨头的入场证明了其模式本身是具有价值和值得肯定的,并且,具备强大公信力和资本实力的大平台也能作为背书为平台解决自证难题。

在蚂蚁金服和京东金融的大平台生态中,“相互保”和“京东互保”的背后都有专业的相互保险公司作为运营,再加上区块链等技术的引入,保证信息的公开透明,更容易赢得消费者的信任。

这一赢在起跑线上的巨大优势,将会使其他垂直平台的日子更难过。小平台们唯有竭力做好产品、做好经营,形成健康的生态,才有可能获得一席之地,或者,货与“巨头”家。

不过,如今市场上仅有的三块相互保险牌照已有两块被巨头收入囊中,随着监管的收紧,此时还未获得牌照的小平台或许连待价而沽的机会都很渺茫。

根据中国保监会的定义,相互保险没有股本无法上市,初始营运资金为负债,只能提供一般利率,没有股份制企业那样的回报。

对于阿里和京东来说,相互保险作为一项带有普惠性质的保险,具有强大的“吸粉”能力。在这一点上,我们从相互保上线仅3天便圈粉330万、问世不到一个月便有近2000万用户的数据上便能感受得到,而这还是支付宝并未为相互保作着重推广情况下的数据。

相互保险在本质上是社群的玩法,这一模式能够快速聚集大量用户。

不难预测,用不了多久,相互保就将在阿里的生态内形成有效的转化和导流——据支付宝的调查,在参与调查的“相互保”用户中,有62.5%的人表示此前没买过商业健康保障,这就给其他保险产品留下了导流的空间。目前,已经有一些保险产品在“相互保”页面开设了入口。

同理可证,对于京东金融来说,模式也是一样的。

如此可见,社群玩法是抓用户的利器,拥有资金和用户优势的巨头,在这场游戏中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而对于行业来说,巨头的入局,也将会吸引监管的注意,加速规范化的进度。与此同时,相互保险模式本身仍然面临着自身运营机制和政策监管的两大风险。

从运营机制上看,无论是“相互保”背后的信美相互还是“京东互保”背后的众惠相互,目前的首要任务都不是盈利:“相互保”无需提前缴费,意味着没有保费收入的投资收益;“京东互保”设置了成员的年度分摊上限,如果赔付超额,保险公司就需要承担终端赔付责任。

这也引发了一些质疑和担心的声音:一是由于门槛设置低,逆选择风险高,给此类产品的持续运营增加了较大的不确定性;二是这种创新是否符合监管要求,是否有政策风险,也尚待观察。在产品详情中,“相互保”对这两项风险也有提及:当成员数少于330万或者受政策影响,该计划就可能终止。

如此可见,哪怕有巨头加持,相互保险的模式依然存在制度上的不确定性——据媒体报道,截至发稿时,京东互保上线仅1天便闪电下线;相互保由于多家传统保险公司投诉,而被监管列入约谈对象。

对此,“相互保”运营方信美相互回应称,正积极向监管进行汇报,目前相互保运行正常。而“京东互保”运营方众惠相互则表示,京东互保于11月13日灰度上线测试,产品链接被部分用户转发并申请购买,下架是为了在进行用户体验升级后再择期推出,已购买的用户保单不受影响。

尽管在上线之初便面临监管严控,但不能否认巨头入场给行业带来的正向意义——面对同样的风险,巨头具有更强的抗风险能力和稳定性。

对于一项具有普惠性质、能给消费者带来益处的保险模式来说,相互保险非常需要巨头的入场,无论对于行业还是对于消费者来说,都是向前迈进的一步。

但对于小平台来说,这是洗牌的开始,这轮洗牌的强度或许将超过2016年的监管严控。因为,彼时,它们的对手是客观的合规要求与实力相当的彼此;而现在,它们的对手是实力强大的巨头,巨头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随着巨头入局,相互保险的发展与竞争已步入新阶段,相信在资本和流量加持下,这一领域将在填补传统商业保险空白上发挥更积极的作用,为消费者提供更多创新的保险选择。

2018-06-20

8000公里,12个小时,这是从杭州到澳大利亚的飞行时长。在天猫618期间,一艘来自杭州千岛湖的龙舟从宁波港出发一路漂洋过海,到达澳大利亚悉尼情人港,捎来节日的喜庆,南半球的那一端可以同步过端午节。

6842公里,8小时,这是从上海到莫斯科的飞行时长。一个俄罗斯网购用户在速卖通上下单,俄罗斯的20个城市八成的网购用户在5-7天内就能收到中国的包裹。而在此之前大概要用50天,为此,俄罗斯网购用户的购物体验是买的夏装,到冬季才收到。

如果说今年的天猫618有什么不同,除了各种亮眼战报外,最大的不同是,在这场节日的狂欢中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洋面孔。澳洲华人买龙舟庆祝端午,马来西亚人买成吨瓦片盖寺庙,美国人抢购海底捞,港澳台同胞则开启淘出一个家的买家秀PK大赛,陆续上演中……

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的阿里,正在买全球”“卖全球上开启新零售的航海时代。

世界的新零售

从今年的天猫618数据来看,不仅天猫成为主场,新零售更成为主角,数据显示:线下有全国70多个商圈、10万家天猫智慧门店参加。开场半天内,天猫国际线下店客流增长135%1天内,全国商场消费金额同比增长109%,交易笔数同比增长73%

无论是盒马、大润发、银泰以及线下70多个商圈的新零售业态都呈现出暴涨态势。例如,天猫618期间,大润发正式宣布,全国100家门店完成新零售改造,实现三公里内1小时送达。大润发相关负责人表示,大润发完成新零售升级的100家门店,最近一周线下客流量比上周环比增长近30%,线上订单数增长了20%。年底这个数字会增加到近400家。

2016年开始,马云在云栖大会上高喊电商要变天了,未来的主导是新零售,2017年成为阿里的新零售元年,也开启了引领线上对线下的数字化改造运动。

从今年的天猫618来看,不仅销售数字峰值变常态,线上线下融合的新零售已成为一种常态。

以前只是天上一只猫,这次天猫618让我们感受到无处不在的天猫。消费者不必受制于哪里下单,哪里提货,一切围绕着他最倾向、最习惯的方式发生。从交易、交付到交互,全程和消费者接触。靖捷说。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天猫打造的新零售标准正作为一种创新方案,辐射到东南亚、日本、欧洲和美国等世界上各个国家。

今年天猫618这场线上线下海内海外的剁手狂欢中,来自港台同胞、新加坡、马来西亚、澳大利亚以及北美的海外消费者也能参与其中,当地各大城市出现了新零售快闪店,他们能够像中国剁手党一样过一把虚拟试衣试妆、云货架等新零售体验购物瘾。这些新科技在一些传统的技术强国都很新鲜。

在天猫618期间,天猫海外最新披露了一组数据:截止目前已有11万天猫品牌商家与天猫出海合作,其中捧红了一大批细分市场的国货品牌。比如苏州除螨仪品牌地贝在海外年成交同比增幅近400%,来自海外市场订单已贡献该品牌三分之一销量。恒源祥、自然堂、玛丽黛佳、飞利浦、李宁、安踏、vivo等国货品牌通过天猫出海也开始在海外市场收获颇丰,均已实现年成交同比三位数以上增幅。

历史上中国企业学习了大量西方概念,今天基于天猫和阿里生态,我们可以赋能品牌新零售。数字化转型就在当下,一切会脱胎换骨。靖捷说。

对于阿里新零售产生带来的变革,得到一系列外媒的高度肯定和惊叹。

英国商业杂志The Drum报道,天猫与世界第一大运动户外零售商Intersport在北京联合打造的天猫智慧门店利用天猫新零售基础设施为消费者提供线上线下无缝衔接的体验,以一系列人工智能驱动的互动特征尤其引人注目

英文科技博客Tech Node称,我们在这家位于北京的天猫新零售门店里看到了消费的未来,并预言天猫新零售与品牌合作的模式将在可见的将来引发行业变革。

泰国《曼谷邮报》则报道,天猫新零售使得消费者对泰国龙眼的需求飙升。天猫618期间,天猫上获得的泰国龙眼订单将比去年增长100%

互联网女皇之称的硅谷投资人 Mary Meeker在发布的年度《互联网趋势》中,向全世界高度称赞天猫新零售,她用创造者引领者来描述天猫新零售的角色,指出天猫新零售正在快速成为中国零售业的基础设施

天猫出海带给世界的零售方案,是阿里在支付、物流、营销、技术等领域近20年来积淀下的成果,是作为未来零售的基础设施提供者的姿态,和全球共享。

中国方案

弗里德曼曾指出,当今世界有三大力量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影响世界——市场、自然的力量和摩尔定律。其中市场指的是数字全球化中,推特、脸书、亚马逊和阿里巴巴等正以不同于传统的方式使这个世界更加数字化和全球化。

2014年阿里赴美上市,其全球化战略正式提出是在2015年。

2015年,马云首次以公开信的方式阐述阿里未来战略和平台优势。未来30年阿里把自己定位为商业基础设施者提供者。在物流、金融、云计算、移动互联网、广告五大平台业务基础上,围绕全球化、农村化、大数据和云计算三大核心战略,推动阿里生态系统建设。

金融和物流是打通阿里全球化的任督二脉的关键点。

过去几年,你可以在很多市场和国家看到蚂蚁金服的影子,这是它最为重要和吸引眼球的布局,也成为国内互联网金融公司的重头戏。十九大之后,一带一路倡议写入党章。而作为金融的基础设施,支付宝也成为一带一路国际化的先行者。

2015年起,蚂蚁金服先后与境外本土企业通过战略投资、业务合作等方式纳入了印度版支付宝”Paytm、泰国版支付宝Ascend Money、菲律宾版支付宝Mynt、印尼版支付宝BBM等。例如,在新加坡,支付宝已经覆盖了机场、百货、免税店、游乐场等数千家商户,此外,新加坡80%的出租车支持支付宝付款。

据不完全统计,蚂蚁金服目前在中国香港、美国、新加坡、韩国、英国、卢森堡、澳大利亚多个国家设立了分支机构,今年10月海外用户突破4000万,覆盖200 多个国家的旅游预订、交通、购物、退税、一体化体验等业务,境外商户数量13万家,可使用支付宝与27种货币结算。

支付宝用金融工具推动阿里全球化,同样,菜鸟网络全球化步伐也在投资和业务合作步步向前。它们都是阿里新零售的组成。

2014年阿里斥资收购新加坡邮政10.2%股份,新加坡邮政作为菜鸟的战略合作伙伴,并成为菜鸟国际化货通全球的重要一环。目前,阿里持有新加坡邮政约14%股权,并持有新邮全资子公司QSI34%股权;QSI及菜鸟同时还是跨境物流公司递四方(4PX)的股东。

2018全球智慧物流峰会上菜鸟网络总裁万霖宣布,未来将在全球多地建立世界级物流枢纽计划,首批纳入考虑的地点是杭州、吉隆坡、迪拜、莫斯科、列日等五大城市,将为东南亚、西欧、俄罗斯等地带来物流大提速。预计2028年实现吞吐60万吨业务量。

根据相关数据,阿里在东南亚的物流仓库有16个,覆盖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越南、菲律宾、印度等重要区域。通过控股本地化运营的Lazada平台,这些东南亚国家都实现了购物72小时可达,未来在全球都可以实现72小时送达。此外,菜鸟网络通过万国邮联及遍布全球的合作伙伴覆盖全球217个国家和地区。

阿里的全球化进程中还布局了阿里云。作为全球第一大移动经济体,阿里推进数字化和全球化进程多线并行,是一揽子计划。

马云则把阿里未来10年战略定义成一组简单的数字:未来10年服务全球20亿消费者,创造1亿个就业岗位,帮助1000万家中小企业,以及国内24小时、全球72小时货必达。这组数字共同组成了一个词“eWTP”2016年,马云提出了eWTP的倡议,这份倡议在当年9月的杭州G20峰会上被写入公报。马云成为了eWTP的积极倡导者和践行者。

在全生态助力下,阿里正在开启大航海时代,而在这场数字化运动中,天猫作为新零售的尖兵以一衣带水的姿态,正引领中国甚至是全球的势能。正如天猫总裁靖捷对未来所预判的,传统电商已经成为过去,天猫未来无处不在。天猫新零售也在漂洋过海,成为阿里全球化的中国方案。

2018-06-05

58到家,华谊兄弟,Uber在美最大竞对Lyft,华人文化,美团,ofo甚至中国邮政、中国联通等等,从国内到海外,从科技圈到国字辈企业,腾讯和阿里直接或间接共同参与的投资不在少数。资本博弈背后其实是赛道的卡位和争夺。

日前AT在内容电商领域又展开一轮争夺,而这次抢筹者是阿里。

531日,阿里领投小红书完成新一轮3亿美元融资,此轮融资包括腾讯在内的新老股东全部跟投,这个范冰冰晒唇妆”“林允洗脸”“林依伦解馋下饭酱的社交电商平台融后估值达30亿美金。然而,小红书的上一轮1亿美元融资完成于2016年,由腾讯领投。

为何此时阿里接力腾讯入局小红书?从中可以解读到什么?

小红书的机会

基本上跟电商相关的会和采访,我都是能躲就躲的。小红书创始人兼CEO瞿芳如是形容。她曾经公开强调,小红书不是一家电商公司。据了解,在这身定位上,小红书团队更愿意扬长避短,突出自己社交/社群分享的长处,而极力避免其作为电商平台的购物属性。

在小红书团队的眼中,其社交分享的定位更为精准,而电商业务只是社交分享的延伸。据悉,从今年开始,小红书团队计划探索广告变现的商业化路径,或将采用信息流广告的形态。有关人士表示,从产品上,小红书已经在对标抖音。其实,与抖音相比,小红书最大的区别在于在美妆、时尚等深耕UGC内容,以此形成了较有粘性的社交关系,而抖音15秒的短视频内容比较浅,很难形成社交关系,因而很难形成商业模式变现的能力。

其实,社交是小红书破局的机会。

在电商格局已定的今天,很难说在出现大的巨头,然而,伴随着技术和数据应用的进步,精准化、个性化成为电商的一大发展趋势,能够在天时地利之刻,找到不同角度切入依然能够走出一条道路。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告诉地歌网,目前,有一股电商新势力崛起,包括跨境电商、社交电商、精选电商、农村电商等。据《2018中国社交电商消费升级白皮书》显示,预估到2020年,我国社交电商商户规模将达2400万,总体市场规模将突破万亿元。

而以小红书、美丽说、蘑菇街等为代表的平台+达人分享的模式代表其中一类社交电商模式。

小红书尝试创建于2013年的小红书,以社交购物信息分享起家,2014年完成从UGC购物社区升级到电商,完成商业闭环,从2015年开始,小红书迎来一个成长上升期,其模式主要分为社区分享新的和电商卖货两个板块。

一方面在社区分享上,通过首页的关注、发现、达人分享、小红书笔记等沉淀下来形成UGC社群,另一方面在商城中嵌入点赞、关注、跟评、收藏等社交互动,增强社交、社群属性。

据悉,在小红书上的用户主要分为,一类是达人买家,购物后在应用上分享自己的心得,这类人消费能力强且乐于分享,从购物者的视角出发,往往一个护肤品笔记,从肤质说到使用、搭配和感受。另一类是对跨境产品有购物需求却面临选择困难症的群体。正因如此,像范冰冰和林允这样的小红书美妆博主,她们安利的美容仪卖断货,面膜秒变爆款,已是常态。

其实,在卖货方面,小红书采取自营B2C模式,近两年布局动作不断,与海外货源建立合作,扩充品类,在国内建立保税仓,同时建立海外物流系统等。

据相关数据显示,小红书在去年周年庆上,开卖2小时即突破1亿销售额,201711月基本实现盈亏。截止今年3月数据,小红书用户破7000万,月活达198万人,其中,90后人群占到80%。在小红书的社区中,每天产生数十亿次的笔记曝光,内容覆盖时尚、护肤、彩妆、美食、旅行、影视、读书、健身等各个生活方式领域。

与洋码头、网易考拉、天猫国际、京东全球购等跨境电商平台相比,小红书在社交这个落点上形成自己的壁垒,这也正是阿里入局小红书的原因之一,因为社交是阿里永远的伤痛。

阿里电商焦虑

通则不痛,在社交化和年轻用户方面,淘宝、天猫可谓使出了浑身解数。

在直播元年的2016年开始,淘宝直播隆重推出,网红、IP在淘宝直播平台上掀起一股购物旋风,柳岩曾在淘宝直播上,10分钟卖出了2万件核桃、4500件柠檬片、2000多件面膜和太阳镜等等。papi酱在淘宝直播上的拍卖活动,引来50万人围观,网红张大奕在淘宝平台轻松创下亿级的记录。在风口面前,阿里从未放弃过内容、社交维度的尝试。

短视频风靡之际,淘宝还推出抖音版短视频产品,在天猫平台上,天猫星店计划,带货女王范冰冰等率先入驻,此外,首次启用了00后明星代言人易烊千玺开启“21天天猫元气计划,是不是感觉和胡歌和小红书的三天三夜有着同样的配方和味道?

入局小红书,阿里无非是看重的是小红书的两大优势:一是从流量上考虑,小红书年轻用户群体是阿里系电商正在发力抓住的目标群体;二是,小红书的在社交内容上沉淀和突破。

今天不走,明天要跑。对于交易基因使然的阿里,弥补社交硬伤只能选择拼命奔跑。

尽管马云放下誓言,宁可死在来往的路上,也绝不活着微信的群里,可是在陌陌、微博等社交布局中,看到成效的恐怕只有面向B端的钉钉。阿里应该怀念,合并雅虎之后,曾经针对MSN之役,彼时雅虎通、阿里旺旺联手,拟干掉排名第二位的IM工具MSN,只可惜这一战略虎头蛇尾,不能不说是阿里之憾。

入局小红书,是阿里社交焦虑的反射弧。目前,阿里系电商正遭受各方力量瓦解

一方面,在京东和天猫的B2C正面战场上,京东的威慑力已经开始显现。京东生态包括物流、营销、供应链等板块业务的不断夯实,京东模式已经成为中国零售的另外一种践行标准。更为重要的是,阿里这颗肉中钉(京东)有着腾讯社交力量的护持。

更有甚者,淘宝被电商黑马拼多多截胡。成立不足三年的拼多多,以低价爆品的拼购为基本模式,在游戏式玩法中迅速裂变,如今,拼多多日活超亿,用户达3亿,斩获四五线甚至更下沉的城市的流量长尾,直挖淘宝的根。今年以来,阿里已把拼多多列为一号敌手,同时紧急上线淘宝特价版独立APP发力团购,誓死捍卫自己的战场,不过,这般护持只恐怕是蜀道难。

无论是以拼团模式起家,不到三年时间问鼎前三甲的拼多多,还是成功在港借壳上市社交服务电商有赞,还是,主打分销模式,销售额破亿的社交电商平台云集,都是在微信的生态中崛起的三剑客。


在对防卫腾讯社交上,阿里根本找不到抓手。

更值得注意的是,微信小程序蚂蚁啃大象的威力还没呈现,这些势力对阿里系电商形成的是一种悄无声息侵蚀。在这样的趋势下,阿里必须居安思危,不难发现,目前阿里押宝线下,疯狂布局新零售,希冀抓取线下流量来提携日益壮大的体量和财报数据,以继续提震朝纲。

为了打通阿里生态帝国的内循环,阿里系统的布局每一个触达线下的入口,在外卖领域布局了口碑网,还控股了饿了么;OTA领域布局了阿里飞猪;出行领域,疾呼滴滴和快的合并是个错误之后,阿里数次增持ofo小黄车,在摩拜投入腾讯系怀抱之后,为了生变,日前阿里系约20亿元增持哈罗单车;在票务分发上阿里有淘票票;导航、物流、支付、影视等等各领域都进行了卡位。

时至今日,腾讯和阿里在资本层面的巅峰对抗无处不在,微信支付对标支付宝,京东对标淘宝,微影时代对标淘票票,腾讯云对标阿里云,还有浏览器,视频,企业级服务,共享单车等等,有的明修栈道,有的暗度陈仓。


在这场小红书的投资博弈中,依据阿里以往的风格,小红书或步入陌陌的后尘也未可知。但是,阿里社交掣肘带来的焦虑,只道是不见其减,日见其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