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7-05-20

鲜少在微博发声的马云曾专程发微为公安部主导的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团圆”系统点赞。“团圆”系统是阿里安全部运用自身技术力量,无偿为公安部研发的一个“互联网+打拐”的工作平台。

5月17日,正值“团圆”系统上线一周年,公安部举办“团圆”3.0版发布会,交出了一份不错的成绩单:截止2017年5月15日,平台累计推送信息1100亿条,7.7亿人次接受过推送信息,发布失踪儿童信息1317条,找回1274人,找回率高达96.74%。

“团圆”是个温馨的名字,在儿童失踪的黄金窗口期,通过科技的力量,联动全国6000多名打拐民警,为失踪儿童父母第一时间提供支持和帮助。

这正是阿里背后的公益愿景,也是马云所指的梦想和责任。

从“团圆”看阿里公益

“抓紧时间,用多少资源给多少资源。”2016年中旬,高德总裁俞永福被问及如何利用高德地图资源为用户推送失踪儿童信息时,给出这样的回应。

截止目前,高德具有相当完备的测绘资质,已完成790万公里的导航道路测绘数据,这些里程可以绕赤道197周。据悉,高德78%的实时交通数据来自用户,用户上传的交通事件数据比值达85%,其移动互联网的技术特征显著。高德开放平台数据助力寻找失踪儿童,这是“团圆”系统应用接入的一部分。

\

阿里开启警企合作的打拐公益,值得称道。

谈到企业公益,你会想到什么?捐款救灾、捐资助学、救助老幼病残、节水节电……

没错,赠人玫瑰,手有余香。以上罗列的种种善行,更多的是投入企业自身的人力、物力资源到社会事业中,公益行为本身和企业的核心业务直接关联,这种资源反哺公益慈善项目的做法已得到社会普遍认可。

传统的打拐方式主要通过寻人启事、线索排查,对人与人的沟通依赖性强,但案件的侦破往往容易陷入僵局,网络上也常现失踪、被拐儿童信息得不到及时认证或删除造成信源失真,引起社会恐慌的事件。

为解决儿童走失、被拐等社会痛点问题,阿里与公安部合作,充分发挥自身技术优势,陆续吸引高德地图、支付宝、UC头条、腾讯QQ YunOS系统、滴滴、钱盾、ofo等总计19家新媒体和移动应用、21个APP接入团圆系统,逐步扩大了平台信息发布的渠道和范围。

\

“团圆”系统的内生、联动的新型打拐模式成效显著。

马云说公益已经进入阿里巴巴的血液,公益不仅需要钱,更需要时间,需要参与。2015年,马云给集团员工定下公益指标——每人每年3小时。而他自己是“公益三小时”一号员工,此外,马云还是自然保护协会的主席,以及乡村教师基金计划的发起人和组织者。

18岁的阿里,在商业生态领域取得的巨大成就为世人所熟稔,或许不为人知的是,阿里正开启一个内生性的公益生态。

从2009年开始,阿里每年拿出千分之三的营业额作为公益基金,从2017财年第三季度,“团圆”作为公益KPI被首次计入财报,就在昨晚(5月18日)阿里的Q4和全年财报中有一组数据也格外亮眼:通过阿里和蚂蚁金服平台带动1/4的中国人参与公益,其公益捐助平台帮助国内外超过200万弱势群体直接受益,阿里“公益三小时”项目有9.6万人次参与,累计14.1万小时,从内部衍生出35个不同主题的公益“幸福团”。

阿里的公益力量正在爆发。

从战略看阿里“社会企业”格局

哈佛商学院迈克尔·波特曾指出,企业正考虑社会责任问题时,必须重切合企业战略的角度来思考,寻找能为企业和社会创造价值的机会,在企业的核心主张中考虑社会利益。

阿里公益只是其社会担当的一个剪影。

\

在阿里未来三十年的战略中,其不仅要成为基础设施提供者,还明确了“解决社会问题”的企业定位。这一定位无不折射出一个企业勇于担当的格局。

经过十几年的发展,阿里的电子商务、金融、物流、云计算等现代商业基础设施逐步完善。其阿里生态赋能的力量不断崛起。2017年年初阿里集团披露的七项数据显示:2016年阿里与蚂蚁集团全年纳税238亿,日均纳税近1亿,带动纳税超2000亿,创造就业机会3000万,反哺传统产业超1000亿,普惠金融服务全球6亿消费者。

不难看出,阿里“社会企业”的价值越来越凸显。

马云曾不止一次地谈到这样一个美好愿景:阿里能够服务全世界20亿消费者,赋能千万家赢利的企业,创造一个亿的就业机会。

一位互联网创业家说,谈到企业公益,单纯从创业这个维度上看,每年创造的税收和就业岗位本身就是在践行一种非常了不起的公益。阿里达到今天的量级,它本身的价值已经和社会责任紧密相连,阿里的担当体现的是一种大格局。

德鲁克谈及社会责任时认为,社会问题是一些弊病,企业的职能就是通过把社会问题转化为企业的机会,最有意义的机会不在与新技术、新产品和新服务,而在于社会问题的解决即社会创新。

阿里担当的大格局体现在社会创新的维度上。

近日,阿里市值突破3000亿美元,成为中国互联网企业的排头标杆。

近两年来,阿里正以一股强劲的力量,把互联网技术变成一种普惠的技术,推动社会变革。阿里电商不仅改变城里人的的生活方式,随着农村电商不断发展壮大,也不断改变农村的经济;支付宝倡导的无现金社会也正逐步渗透到社会的变化中;在马云倡导的eWTP框架协议下,阿里不但走出国门,也渐渐对世界产生影响。

黄金时代在我们面前,而不在我们背后。

从团圆的系统看阿里的公益之心,从战略看阿里的担当格局,不难看出,阿里变革社会的步伐正以一种更加透明、开放、共享的姿态迈进,有面子更有底子,有高度更有深度。

2017-04-28

雨后,流光中阿里西溪园区人来人往,碧翠里生机浮动。

4月26日,包括人大政协委员、质检工商领导、专家学者、商家、媒体等在内的百余名成员现身阿里西溪园区9号馆光明顶会议厅,他们此番并非再续讨伐明教前缘,但来意可见一斑。

是日,正值第17个世界知识产权日,也是阿里集团首个“知识产权公众开放日”,代表们应邀参加,从不同角度为保护知识产权、推动酒驾式打假建言献策。此外,10名代表还成为了阿里首聘的“知识产权保护监督员”参与到阿里的知产保护、打假的工作中。

阿里平台维权打假似乎创新不断,此次活动更是调动多方面力量加入到打假的行列中。

在互动讨论的活动现场与会者体感颇深,阿里平台治理部收到许多感言,正如新晋“知产监督员”朱巍(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所言,监督员可调动身边的力量共同打击假货,类似于“以人民的名义”共同打假,这项工作落到实处,不只是法律责任,更是道德层面的要求。

平台知产侵权背后的症结

2016年,阿里平台发现有恶意投诉行为的权利人账户5862个,近103万商家和超600万条商品链接遭受恶意投诉,造成卖家损失达1.07亿元。

恶意投诉只是平台知识产权被侵犯的一角冰山。

平台维护知识产权似乎永远找不到抓手,假冒产品、仿品无孔不入,合法商标被恶意使用、抢注,原创图片、文字、视频遭篡改、冒用等等诸如此类的侵权行为不胜枚举。阿里平台开展知识产权维权行动始于2002年,十几年来一如既往的坚持,侵权行为却如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症结何在?

假货泛滥,平台往往成为被归咎的对象,殊不知,平台只是连接商家和用户的纽带,更何况从技术本身出发,平台没有与假货为伍的动因。

正如一位互联网老兵所说,技术本身并无罪过。不是因为有了互联网,才有了越来越多的罪恶,而是罪恶一直存在,正如不是因为有滴滴、顺风车,才有了劫杀,而是劫杀一直存在,不是因为有淘宝才有假货,因为假货一直存在。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假冒伪劣流于线上,通过各种“瞒天过海”的侵权之术销售出去,其症结来源于线下。正是线下制假行为的猖獗,线上也沦为重灾区。

在阿里平台上有接近15亿在线商品销售,每天线上经营商家接近1000万,活跃买家近5亿人,平台日产包裹5500万,2016年淘宝、天猫的GMV高达3.7万亿,占到社会零售总额的10%,正如张勇所说阿里作为新兴经济体,阿里碰到的诸多问题与社会、商业各个深层次的问题越来越紧密相关。

制假售假行为亘古有之,只是互联网的透明化让许多灰黑色的产业链浮出水面。
\
互联网就像一面镜子,把问题折射出来,其实问题的根源在线下。阿里首席平台治理管郑俊芳也一直强调打假线下是关键。地歌网在阿里首个知识产权开放日活动中了解到,制假售假呈现职业化、链条化、跨境化的新常态,打假的难度更大和任务更艰巨了。

有阿里“云剑行动”等案例可查。

去年5月初,在阿里打假大数据的协助下,警方破获一起跨12省销售假冒内存案,制假上家在深圳华强北一代设立窝点,再通过线上线下批发给下家,下家再通过网络或当地电子市场进行销售,查获“金士顿”“三星”品牌内存条1.5万余根,涉案金额达1.2亿余元。2016年平台治理“打假特战队”协助警方破获一起润滑油案,阿里大数据显示,假冒润滑油在马来西亚灌装,再从义乌、广东通过各种渠道流向全国多地。
\
制售假产业链出现“境外生产,境内销售”及多地串并的链条式生长趋势。对于这些产业链上的制假售假行为呈现“生态化”,其背后的组织、产业在起作用。

显然,打假维权是个系统性工程。

酒驾式打假走向立体开放

“打假不是独角戏,需要平台、商家、政府多方联动共同完成。”“光靠一个有责任心的企业远远不够,即使假货被阿里打掉,也会在其他平台泛滥。”“知识产权监督员就是动员社会力量参与打假的有力尝试。”
\
这是阿里知识产权开放日活动中,与会者达成的共识。

打击假冒是一个社会性问题,不是一家企业可以独立解决的,需通过平台层面、法律层面、政府层面,多方合作营造一个更健康、良性的市场氛围。正如张勇在会上提倡的,互联网给人的感觉是平的,实际上面临的问题是立体的,是社会真实问题的反馈。郑俊芳也强调,打假是一个社会问题,整个体系跟着改变,问题才有解决的可能,不回避假货问题,共同面对解决是出路。

阿里作为一个庞大商业经济体的运营者,致力于打假义不容辞。

需要强调的是,平台打假有其七寸,平台既不是立法者又不是执法者。即使发现制售假行为也往往无计可施,加上低成本、微震慑的治理背景,制假售假行为猖獗成风。

据阿里数据显示,平台2016年阿里平台治理部门共认定和处理制假售假案件线索4495条,案值均高于5万元的起刑标准。执法机关接收线索1184条,而确认获刑的仅33例,制假售假受到刑事处罚的比例不足1%,其中涉案判缓期执行的比例高达82%,可以断定,法律打假的力度远低于预期。

于是在两会期间,马云在微博上呼吁“像治理酒驾一样治理假货”,呼吁打假用重典。此次,阿里首个知识产权开放日活动传达了阿里充分动员社会力量,推动维权打假共治的决心,同时,不难看出,阿里打假走向立体化开放。

从立法、执法到社会各界参与,包括权利人、服务机构、整个产业链,阿里正在打造一个维权打假的生态,塑造一个打假共治的格局。

阿里利用大数据的优势,与企业联动。目前,对工商质检食药监等协查超1万起,与浙江工商、江苏工商系统对接,共享主题信息。阿里协助线下打假的“云剑行动”、“红盾网剑”破获不少大案、要案。
\
例如在去年历时4个月的安利制售假案件中,整个案件从线上切入,公安、品牌权利人、平台通力合作,各方掌握的线上线下信息不断校对串并,挖掘出了完整的制售假链条。原料及包装工厂在广州、平顶山、汕头,销售窝点在台州、温州,上游供货批发链条在哈尔滨。

数据显示,阿里“打假特战队”全年协助公安机关破获案件496起,抓获犯罪嫌疑人880名,捣毁涉假窝点1419个,涉案案值30.67亿元。

如此看来,酒驾式打假共治势在必行。

特别是从去年开始,阿里举社会治理打假的动作频频,鼓励权利人共建体系,成立大数据打假联盟,建立24小时打假共同体,推动治理透明化和社会化,平台并对制售假交易发起诉讼,促进法制环境改善。

阿里从1999年起步,历经18个春秋,业务涵盖电商、云计算、文化娱乐以及从电商生态衍生出来的金融、物流等,成为走向全球的新经济体。其电商业务颠覆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同时,成为世界互联网应用的典范;其生态激活了千万级的中小企业,同样带动千万级的就业岗位;被誉为民营企业“黄埔军校”的湖畔大学,不断传递新商业的文明和精神。阿里的势越来越见增长。

反观阿里一路的打假,任重且道远。从马云振臂一挥呼吁酒驾式打假开始,其打假越来越赢得社会的共鸣。由此看来,近二十载的打假之路,阿里实实在在的行动正在一步步落地夯实。

2017-01-04

近日,以宗庆后为首的实体企业家对马云的“五大新”理论组团炮轰。宗庆后认为除了新技术,其他都是胡说八道,董明珠随之补刀,90后开网店是国家隐患,危害实体经济。四天后,马云在苏浙商会上疑似隔空喊话:不是技术让你淘汰,是落后思想让你淘汰,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不是对立关系。

实体企业家对迅速崛起的虚拟经济存在“过激反应”,背后是两种经商哲学的碰撞,前者旨在捍卫实体经济与生俱来的优越,后者更多的是拥抱变化的求新求变。宗庆后和马云作为企业家翘楚,分别为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的站队,两人的“对战”为2016年末的舆论又一次贡献了爆点。

如今“虚”“实”之争似乎是一个常提常新的话题,赚足了眼球和吆喝。但电商早已不只是“买买买”,而是新的经济形态,强大的经济驱动力。

2017新年伊始,阿里集团披露七项数据:2016年阿里与蚂蚁集团全年纳税238亿,日均纳税近1亿,带动纳税超2000亿,创造就业机会3000万,反哺传统产业超1000亿……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阿里开年数据亮剑,表面上看似乎是对宗庆后等实体企业家的反击,实则体现了电子商务之“实”,也印证了马云此前所说:互联网使实体经济找到新的方向———新实体经济。

阿里生态聚合新实体经济

在这份新年数据盘点中,阿里的许多指标数据创造了“奇”点,也提供了实体经济通过互联网途径实现转变和找到方向的范例。新实体经济如何形成?

2016年3月,阿里电商平台GMV超越沃尔玛,突破3万亿,在阿里平台上的千万商家实现了相当于4000家大型商场的销售体量。3万亿级意味着每天有超过10亿级的商品、超过1000万活跃商家、4.3亿活跃用户汇聚在一起长袖善舞,每3个中国人中就有1个在阿里平台消费。

阿里电商缔造了一个无比庞大的新经济体。

分析师指出,按照目前增速预测,新财年阿里巴巴GMV有望冲进“全球前20大经济体”,而这只是一个赶超的开端,到2036财年,阿里巴巴意在成为全球第五大经济体,届时其平台经济体量将仅次于美国、中国、欧盟和日本的GDP。

在看得见的电商交易背后是不易被察觉的生产、支付、物流、云计算、大数据的支撑。阿里电商平台以及O2O的延伸,催生了支付宝、蚂蚁金服、菜鸟物流、阿里云、口碑网等生态业务矩阵。

阿里电商成功孵化了阿里的大生态圈,此生态圈涵盖极富预见性的生产制造链条、庞大有效的物流链路优化、沉稳有力的金融支撑,以及大数据云计算能力,从而使阿里具备商业基础设施提供能力。

在互联网时代步入DT时代的变革背景下,阿里生态不断地跨边界、跨时空和跨国界实现赋能,聚合成一个全新的实体经济形态,并以优异的成绩回应了传统制造业大佬对马云的质疑。

2013年阿里纳税70亿成为中国公司纳税状元,2014阿里纳税额破百亿大关,110亿,2015阿里实现税额178亿,2016攀升至238亿,据相关数据,阿里用三年的时间(526亿),超越了哇哈哈30年的纳税累计(478亿)。

阿里生态不断赋能商家、第三方服务商、物流合作伙伴等,阿里生态加持越来越垂直化。去年4月,阿里成立“协助商家上市办”,帮助商家、服务商上市,排队上市的有200多家,由此,阿里平台创造了更大的税基,2016年,因为平台产生消费增量而带动的上游生产制造与批发增量、物流增量等所产生的税收贡献初步估计超过了2000亿。

相应的,阿里在上下游制造业、批发业、金融、物流、服务商等行业创造的工作岗位超3000万。在新零售的推动下,通过打通线上线下渠道,以大数据、供应链平台、供应链金融等赋能反哺制造业超1000亿,此外,还有新金融、新技术不断地为新实体经济注入新的活力。

阿里生态不断地聚合,一个新实体经济圈逐渐形成并日益壮大,其经济和社会效益也不断凸显。

“虚”“实”之争的悖论

阿里生态聚合促进新实体经济形态产生,同样创造了巨大的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而纯粹把“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对立起来,把二者视为相互伤害、互相攻击的敌对双方,显然反观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交锋,似乎成了悖论,争论已枉然。

互联网产生的电子商务、大数据等技术本身代表一种生产力,它的出现与发展是一种必然,阿里只是在互联网的时代背景和技术趋势下应运而生。今年10月,马云在云栖大会上谈,互联网公司是没有边界的,电子商务也没有冲击传统产业,电子商务只是抓住了互联网去发力。借助技术革命的力量,阿里实现了自己独特的商业模式,依靠互联网,阿里成功建立了一个新的经济体,促进新实体经济运行。

从经济学的角度分析,交易多元化、信息对称化的发展趋势明显,电子商务的发达是不可逆的,消费升级的大幕早已拉开,电商成为一种销售和购物趋势,电商不是实体经济的掘墓人,而是一个创新的出口。

正如阿里CEO张勇所说:经济没有实体和虚拟之分,但一定有新旧之别。

新的经济拥抱趋势和变化,寻求与互联网的融合,相反,旧的经济却固步自封,排斥互联网。所以,实体经济与互联网并不矛盾,应该互相融合,是一体两面,共同发展,而非割裂与相互伤害,只有没有融合好掉队的企业,没有电子商务或者说互联网害死的企业。

在马云“新零售”的理论指导下,电商与传统制造业走向融合成为一种趋势,这一趋势也是阿里通过新实体经济创造共生共荣的平台生态的最好注脚。

2016年双11创造1207亿的峰值,其中少不了线上线下经济融合的功劳,苏宁、银泰、TCL、优衣库、索非亚、GAP、Bestseller、B&Q等数千个零售企业、国内外知名品牌,打通了线上线上超过100万家店铺,近10万家线下门店将全面实现电子化运营。双11期间,传统门店触网,线上品牌也开始下线,入驻银泰的淘品牌已达近40个,银泰下沙工厂店短短4天,有近20万顾客的接待量。

2015年8月,苏宁与阿里宣布战略合作,一个是全球的互联网生态平台,而一个是传统销售转向互联网的公司,从竞争变为合作。苏宁董事长张近东表示,融合是一种趋势,未来还会有很多企业联盟,2016年,美的在阿里、苏宁平台上的销售达300亿。

马云说,生产制造和流通都是实体经济的一部分,互联网解决的是流通的问题。新零售呈现的是一种解决问题的状态。

对于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之争,更多的是一种模式和趋势之争,没有实体经济的根基,互联网企业犹如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同时,在实体经济发展乏力之时,制造业与互联网的深度融合已经迫在眉睫,经历住转型的阵痛和创新的洗礼,才能更好地走出困境。

“虚”“实”对立是个伪命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