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7-04-22

【地歌网讯】4月21日消息,继昨日易道创始人团队公开离职之后,易到用车于今日召开了管理层大会,重新调整了核心管理层名单。

调整后名单如下:何毅继续担任易到董事长;原易到总裁彭钢出任CEO,全面负责公司战略、管理工作;原易到首席运营官冯全林继续担任COO,负责公司运营事务,向彭钢汇报;原易到首席财务官任汝娴继续担任公司CFO,负责公司财务及投融资事务,向彭钢汇报;此外,易到还迎来了几位乐视系高管加入核心管理层:袁斌任易到CTO,负责产品及研发工作;马冬任易到HRVP,分管人事及行政工作;刘晓庆任易到法务副总裁,负责易到法务相关工作。以上高管均向彭钢直接汇报。

此举意味着,刚刚经历创始人辞职后的易到,已经第一时间确立了清晰的组织管理架构。经过此次管理层调整后,一个全新的、富有凝聚力的易到核心管理层亮相公众,这对于易到解决当下所面临的问题,和下一步纵深发展都有着重大意义。从此此的重大调整中也不难看出,乐视入主易到1年半之后,终于实现了乐视基因与易到基因的彻底融合,曾经的网约车市场老将易到又开启了一段全新的征程。

易到董事长何毅向地歌网记者表示,“新团队成员同时也是乐视的核心管理成员,在乐视多年发展中积累了丰富管理和实战经验,相信在新的组织生态下,易到的规范化管理将获得大幅提升。人心齐,泰山移,未来,易到新的管理团队将齐心合力、全心全意投入到易到的工作中来,为易到未来的发展贡献力量。”

何毅还表示,目前易到的融资取得突破性进展,此外外界所关心的司机提现问题也将在5月得到彻底解决。

资料显示,易到创立于2010年,是国内共享网约车行业的开创者。2015年10月,乐视汽车收购易到70%的股权,成为易到控股股东。据了解,加入乐视生态以来,易到用户和市场份额保持稳定增长,目前是国内第二大网约车平台。

易道相关人士对地歌网记者表示,易到自创立之日起,即在用户群体中形成“高素质司机、高素质乘客、高品质车辆”的良好口碑。全国各地网约车新政出台后,易道也一直坚持“高品质定位、差异化经营”定位的易到,始终发挥着专车在城市交通体系中的作用,为整个专车行业服务起到了重要的行业标杆作用。

据悉,3月24日易到已向北京市交通委员会提交全国线上、北京线下的牌照申请,目前正在配合相关单位进行联审,若获通过,将是北京市首张网约车C2C平台经营许可证。

目前,中国移动出行的市场前景巨大。第三方数据机构预计,到2018年,汽车共享出行市场的潜在市场容量有望达到1.8万亿元,相当于2015年全国GDP总量的2.7%左右。

拥有7年中国专车服务经验与大数据积累的易到,如何在网约车新政下布局汽车产业上下游,通过原有的出行业务与乐视汽车共享生态相融合,围绕用户价值切入最高级的服务市场,从用户体验入手,实现企业价值长期增长,将是易到新管理团队面临的首要挑战。

2016-09-24

“当敌人犯错误时,千万不要去打扰他,再等二个小时”—拿破仑的话,可以给神州的竞争对手们参考。

“你是在和我说话吗?”

这是曾获得戛纳国际电影节金棕榈奖影片《出租车司机》中的一句经典台词,由马丁.斯科西斯执导的这部影片,影响深远。

9月22日,神州专车董事长兼CEO陆正耀也讲出了类似的话,“神州专车U+平台正式启动”,这一策略被陆称之为既定战略的一部分,今天,只是时机成熟了。

而在今年4月份,陆在神州专车递交新三板申请后的战略沟通会上,还信誓旦旦地表示,“我们相信B2C模式是中国目前出行领域唯一靠谱的商业模式。”

言犹在耳,物是人非。

所谓U+平台,也就是今天滴滴、Uber、易到的C2C模式,而且,神州专车宣称,U+平台将永不向车主抽成。

只是,陆正耀的这个决定让业内困惑,“你是在和我说话吗?”毕竟用几个月时间做出与承诺相悖的行为的高管,还是少见。

从商业角度考虑,神州专车一直主打的“除了安全之外,什么都不会发生”的B2C模式,不管是资产、成本还是未来的角度显然比C2C的网约车模式要重得多。

但为什么陆正耀会在此时宣布其C2C战略呢?而且还要加上所谓“永久免费”这四个绝对的大字呢?

依照神州专车的官方数字,2016年第一季度日均订单量超过26万单,但这一数字远低于滴滴过千万的日均订单量,甚至连后来发力的易到,也达到了远超神州的订单量,神州专车覆盖严重不足。

阿德哥曾是神州的用户,除了后来发现其价格远高于其它C2C模式的网约车之外,最难以忍受的就是当你想用车的时候,专车却半天叫不到。

显然,神州专车陷入了“有单没车,有车没单”的囚徒困境,而U+平台无外乎寄望于通过加上C2C以提升专车的覆盖度,从而提升用户体验。

更重要的是,神州认为尽管C2C的U+平台不能盈利,但却能给神州专车带来更多的用户,良好的体验。

但,想法会得到响应吗?未必。

此前神州的错误之举也源自对政策的误判。有业界人士告诉阿德哥,神州专车一直在两边下注,寄望于有司能够在网约车上严管,全面禁止C2C模式的网约车“想必是极好的”。但随着新规的出台,这一下注宣告失败。

技术正在改变一切,不独经济。科学本身推动了滴滴、易到等在内的C2C共享经济的蓬勃发展。

而神州专车则像鲁迅所讲的那个故事一样,“有间屋子太暗,如果有人提议开个窗子,那么势必会遭到众人的反对。但如果有人主张拆掉屋顶,他们就会来调和,同意开个窗子。”

神州专车现在希望打开“窗子”,用永久免费来换取足够的舆论声量,希望在狂奔的对手脚下套一根绳索。

但似乎这一利器并未得到资本市场的响应,因为推动C2C,花旗认为其关联公司神州租车“成为弃子”,后者在2日内应声暴跌5%。

知名投资人朱啸虎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没有兑现三季度盈利承诺,增长乏力,手上没有足够的筹码,还企图和滴滴正面对决?!将再次成为商学院的经典案例:董事会/管理层的战略抉择对公司如何生死攸关!

实际上,B2C模式下的神州专车,乘用体验还是不错的,但在已经有了“价格超高,且很难叫到车”的体验感之后,是否还能浪子回头?更遑论,相当多的用户,已经习惯于滴滴、易到的模式。

在电商维度,拍拍网就曾经祭起过“免费”大旗,但今天,淘宝依然健在,拍拍已了无踪影。

通过服务收取佣金并不是什么“黑暗“,补贴也更是为了培养用户习惯,所以,神州专车找错的攻击点。

“当敌人犯错误时,千万不要去打扰他,再等二个小时”,拿破仑的声音犹在,神州专车眼中的“时机成熟“是“再等的二个小时”,还是“错过的二个小时”?

不出意外,将是“错过的二个小时”。

原因很简单,敌人并未犯错误,滴滴+Uber式的千万级日订单量,已将神州远远甩在身后;也许,神州还未发现,自己已身陷重围,消费习惯已向滴滴一边倒。

即便是司机们有心“省却20%以上的佣金”,但系统论告诉人们,你也得有用户,没有用户,没有订单,司机省不省佣金,恐怕也是一场空。

这“二个小时”里,不是敌人犯了错误,而恰恰是神州犯了大错:滴滴、易到们的狂飙突进,已高度切割了神州专车的战略纵深。

以此大错去推导,就不用再演绎其后的“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的神州版分享故事了。

所以,“你是在和我说话吗?”

尽管在《出租车司机》影片的最后,主人公拉维斯荒诞地成为了“英雄”,但必须注意的是,它所折射的,却是迷茫和无奈的“垮掉的一代”。

显然,对神州专车而言,此番开窗子,是自己成为“垮掉的一代“,还是能成为“英雄”,变数巨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