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6-09-24

“当敌人犯错误时,千万不要去打扰他,再等二个小时”—拿破仑的话,可以给神州的竞争对手们参考。

“你是在和我说话吗?”

这是曾获得戛纳国际电影节金棕榈奖影片《出租车司机》中的一句经典台词,由马丁.斯科西斯执导的这部影片,影响深远。

9月22日,神州专车董事长兼CEO陆正耀也讲出了类似的话,“神州专车U+平台正式启动”,这一策略被陆称之为既定战略的一部分,今天,只是时机成熟了。

而在今年4月份,陆在神州专车递交新三板申请后的战略沟通会上,还信誓旦旦地表示,“我们相信B2C模式是中国目前出行领域唯一靠谱的商业模式。”

言犹在耳,物是人非。

所谓U+平台,也就是今天滴滴、Uber、易到的C2C模式,而且,神州专车宣称,U+平台将永不向车主抽成。

只是,陆正耀的这个决定让业内困惑,“你是在和我说话吗?”毕竟用几个月时间做出与承诺相悖的行为的高管,还是少见。

从商业角度考虑,神州专车一直主打的“除了安全之外,什么都不会发生”的B2C模式,不管是资产、成本还是未来的角度显然比C2C的网约车模式要重得多。

但为什么陆正耀会在此时宣布其C2C战略呢?而且还要加上所谓“永久免费”这四个绝对的大字呢?

依照神州专车的官方数字,2016年第一季度日均订单量超过26万单,但这一数字远低于滴滴过千万的日均订单量,甚至连后来发力的易到,也达到了远超神州的订单量,神州专车覆盖严重不足。

阿德哥曾是神州的用户,除了后来发现其价格远高于其它C2C模式的网约车之外,最难以忍受的就是当你想用车的时候,专车却半天叫不到。

显然,神州专车陷入了“有单没车,有车没单”的囚徒困境,而U+平台无外乎寄望于通过加上C2C以提升专车的覆盖度,从而提升用户体验。

更重要的是,神州认为尽管C2C的U+平台不能盈利,但却能给神州专车带来更多的用户,良好的体验。

但,想法会得到响应吗?未必。

此前神州的错误之举也源自对政策的误判。有业界人士告诉阿德哥,神州专车一直在两边下注,寄望于有司能够在网约车上严管,全面禁止C2C模式的网约车“想必是极好的”。但随着新规的出台,这一下注宣告失败。

技术正在改变一切,不独经济。科学本身推动了滴滴、易到等在内的C2C共享经济的蓬勃发展。

而神州专车则像鲁迅所讲的那个故事一样,“有间屋子太暗,如果有人提议开个窗子,那么势必会遭到众人的反对。但如果有人主张拆掉屋顶,他们就会来调和,同意开个窗子。”

神州专车现在希望打开“窗子”,用永久免费来换取足够的舆论声量,希望在狂奔的对手脚下套一根绳索。

但似乎这一利器并未得到资本市场的响应,因为推动C2C,花旗认为其关联公司神州租车“成为弃子”,后者在2日内应声暴跌5%。

知名投资人朱啸虎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没有兑现三季度盈利承诺,增长乏力,手上没有足够的筹码,还企图和滴滴正面对决?!将再次成为商学院的经典案例:董事会/管理层的战略抉择对公司如何生死攸关!

实际上,B2C模式下的神州专车,乘用体验还是不错的,但在已经有了“价格超高,且很难叫到车”的体验感之后,是否还能浪子回头?更遑论,相当多的用户,已经习惯于滴滴、易到的模式。

在电商维度,拍拍网就曾经祭起过“免费”大旗,但今天,淘宝依然健在,拍拍已了无踪影。

通过服务收取佣金并不是什么“黑暗“,补贴也更是为了培养用户习惯,所以,神州专车找错的攻击点。

“当敌人犯错误时,千万不要去打扰他,再等二个小时”,拿破仑的声音犹在,神州专车眼中的“时机成熟“是“再等的二个小时”,还是“错过的二个小时”?

不出意外,将是“错过的二个小时”。

原因很简单,敌人并未犯错误,滴滴+Uber式的千万级日订单量,已将神州远远甩在身后;也许,神州还未发现,自己已身陷重围,消费习惯已向滴滴一边倒。

即便是司机们有心“省却20%以上的佣金”,但系统论告诉人们,你也得有用户,没有用户,没有订单,司机省不省佣金,恐怕也是一场空。

这“二个小时”里,不是敌人犯了错误,而恰恰是神州犯了大错:滴滴、易到们的狂飙突进,已高度切割了神州专车的战略纵深。

以此大错去推导,就不用再演绎其后的“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的神州版分享故事了。

所以,“你是在和我说话吗?”

尽管在《出租车司机》影片的最后,主人公拉维斯荒诞地成为了“英雄”,但必须注意的是,它所折射的,却是迷茫和无奈的“垮掉的一代”。

显然,对神州专车而言,此番开窗子,是自己成为“垮掉的一代“,还是能成为“英雄”,变数巨大。

2016-08-28

滴滴和优步之间已铸剑为犁,化干戈为玉帛,但智能出行领域的连续剧还在继续上映。不过,最新一集的主角却不是专车。

滴滴7月投入测试的租车业务8月22日上线,巧的是在同一天,神州租车也推出了免费上门取送车的服务,而“免费上门取送车”正是初入租车领域的滴滴主打的价值点。神州CEO陆正耀的朋友圈称:“顺便说下,神州租车全球首创的免费上门送取车服务,已全国上线,欢迎大家来体验!”

从公开消息来看,滴滴上线一个月之后神州宣布“首创”,略显勉强。而滴滴在专车领域市场份额远超神州专车之后,又在租车领域短兵相接,由此引发的探讨从网络租车领域,蔓延到了整个智能出行领域。

车能上门,要店做甚

滴滴和神州此次都将免费上门取送车作为营销主诉点,但背景却大不相同。滴滴原本就没有线下网点,而神州截止第二季度已有764个直营网点,这也是老陆津津乐道的“网点布局多,降低送车成本”。可惜他看到了降低的送车成本,却忽略了增加的运营成本:网点要租金,店员也不是志愿者。两相抵消,得失还不好说。

免费上门取送车在影响神州线下网点流量的同时,又将进一步增加神州的人力投入。更重要的是,免费上门取送车与神州原本的到店服务模式相克。等神州取消了免费上门取送车的服务,之前黏住的这批消费者就会老老实实地转到神州的门店里来吗?

与其说消费者是跟着品牌走的,不如说是跟着服务模式走的。租车用户体验了免费上门服务,再迁就自提式服务就难了。神州这笔市场教育费,搞不好是替滴滴支付的,滴滴的平台属性,决定了滴滴租车必须是上门取送车的模式。平台模式的大行其道,让老陆的干扰性营销有些进退两难。

轻模式租车行不行

除了门店,神州更重的成本在于车辆。根据神州2016年半年报,截至上半年神州公司车队总规模9.97万辆, 运营车队规模8.76万辆。以每辆车价10万元计,就是沉甸甸的百亿资产,这还不算燃油、保养以及折旧费用。在陆正耀看来,车辆和门店这些重资产,都是神州运营质量的保证。

靠着这些重资产,神州实现了比较高的运营效能,但是要玩转租车行业,神州的重资产模式是否唯一选择?至少陆正耀是这样认为的。

租车比专车的运营难度更大,这是事实。专车是车辆与司机绑定,在滴滴的模式下,司机又往往是车主,而租车以自驾为主要场景,大多数情况下没有随车司机。另外专车用完即走,不存在还车的问题,而租完车要还。专车的车辆闲置率低,而租车的车辆闲置率更高。凡此种种,使得“自有车辆+门店网络”成为一个解决方案。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解决方案也不是一天之内“首创”的。神州租车做了十年,才有今天的局面,但是看起来,老陆没耐心给滴滴同样的时间。滴滴需要多长时间还不清楚,滴滴做专车也只不过用了四年,现在开始做运营上更有挑战性的租车,是比一开始白手起家做专车难度更大呢,还是更小呢?

互联网的最大资源就是数据,移动互联网又实现了数据、位置、用户的深度绑定。坐拥海量数据和强大计算能力的滴滴出行,对专车等产品已有了很成熟的解决方案,很多东西可以直接迁移到租车的解决方案中去,然后结合租车的特殊场景,对算法加以不断优化。这是一个不断学习的过程,AlphaGo也不是头一天开发出来,第二天就打败了李世石。

滴滴作为平台,核心竞争力是整合资源,而非堆砌资源。在这个意义上,滴滴租车一开始就和神州租车割席断交了。

租车市场的蓝海

滴滴是瞄准人们多元化出行需求的平台,这也决定了它必须有更丰富的产品组合。从专车起步,滴滴一步步做了快车、顺风车、出租车、代驾、试驾、公交、企业级等产品,滴滴CEO程维也说每年推出两三款新品,租车是出行组合中的重要一端,滴滴怎能放过?不同产品之间又存在衔接,存在流量置换和资源调度,这本质上又是一个数据和计算的问题,也即通常所说的“潮汐战略”。

神州对此并不陌生。神州租车2016半年报称,神州租车向神州优车提供19447辆长租车辆,以及约1万辆短租车辆,短租应该是将处于闲置状态的租车导入了专车行列。可见无论是B端还是C端,目的都是最大限度利用资源,就看谁的模式效率更高。

神州的模式是自己购置车辆,自己铺开线下网点,以此实现内部的系统效能;滴滴的模式是依靠互联网,从海量的场景中不断学习,积累数据,优化算法,以此实现外部的系统效能。两者面临同一片市场,却有着不同的成长方式。

根据中投顾问在《2016-2020年中国汽车租赁业投资分析及前景预测报告》中的数据,2016 年我国汽车租赁行业市场规模将达544亿元,而2020年将达1168亿元,这是一个巨大的蓝海市场。一嗨可以和滴滴合作,神州何尝不可以和滴滴合作?但是老陆眼下的态度,证明他并没有理解分享经济的本质。

分享经济的出行图景

按照智能出行的发展逻辑,租车是比专车更难的阶段,自然也是更远的阶段。相对于有司机随车的专车,租车主要有两个难题,一是车主不跟车带来的信任问题,二是租车完毕之后的返车调度问题。

坦率地说,眼下还没有一家租车公司完美解决了这两个难题。让互联网来试一试无妨。

首先,信任的问题本质上是风险控制的问题。以滴滴租车为例,用户每一次租车消费都跟用户的身份信息深度绑定,并且会沉淀为用户的信用记录,一个给车辆造成损失的租车用户不可能在信息链条之外隐身。随着社会征信体系愈加完善,失信行为的成本也越来越高昂,为一辆车而背负巨大的征信危机,不值。

其次,随着数据的积累和场景的学习,租车调度的算法也将越来越完善,这已经被专车领域所验证。从海量场景中学习得到的算法,胜过一切精巧周密的线下门店布局。

更重要的是,共享经济的观念越来越深入人心,C2C模式的租车会比B2C模式的租车更常见:我的车租给别人,我用车时也可以租别人的车,如此循环无尽,直到我指令召回自己的车,让我的车随着租赁调度链条逐步返回为止。所有这一切,依赖的仍是大数据。

而且,等到自动驾驶能够落地,租车就更不是问题。专车将基本消失,因为司机已成为极端奢侈的存在。

到那时,你可以将自己购置的自动驾驶汽车放在滴滴或优步上运营,稳稳地收取租金。自己要用车的话,再上滴滴租一辆其他用户的车,甚至可以上滴滴去租一辆神州公司的车。今天吓坏老陆的,明天完全可以成为帮他做生意的平台。Why n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