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6-11-01

10月28日,陈彤正式确认离职小米,出任一点资讯和凤凰网总裁。

加入小米近两年之后,这个有着“中国网络新闻教父”之称的互联网大佬陈彤又重回到了新闻媒体行业。

当初入职小米,雷军给了陈彤10亿美金做内容建设,陈彤则立下军令状,半年内让小米在内容方面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而时至今日豪言壮志不再,陈彤的出走对小米来说,又意味着什么?

小米的内容困局,以及陈彤加盟

2014年11月4日下午,小米举行媒体沟通会,正式宣布了陈彤出任小米副总裁的消息。雷军给陈彤的首要任务是,和王川一起解决小米电视和盒子的视频内容问题,搭建起小米的内容生态。

彼时小米正处在发展的巅峰时期,整个2014年智能手机出货量6112万台,增长227%,成功登顶中国市场份额第一。并且在2015年初进行了新一轮的融资,估值达到了450亿美元。

然而高速增长的背后,是小米内容缺失的尴尬以及小米品牌定位屌丝化和商业模式的单一性的窘境等。而小米在发展过程中暴露的短板和问题,在2015年最大的显现了出来。

2015年,小米的发展跌入谷底,估值出现坠落式暴跌,外界的冲击和质疑声不断。

甚至有外媒报道称如今的小米估值已不达顶峰时450亿的十分之一,可见昔日的小米风光不再,颓势难掩。

即使请来了陈彤的加盟发力内容生态建设,还有黎万强的回归等等,雷军依然未能让小米摆脱现有困境。如今陈彤离开,也就并不令人意外了。

在小米做内容建设的陈彤,手握雷军给的10亿美金,做了很多大手笔的内容投资和买卖。

2014年11月12日,小米相继投资入股了爱奇艺和优酷,二者的内容将可在小米终端播放。

2015年3月,小米和华策影视宣布战略合作,未来两年,华策影视将开放节目总时长高达10万小时的版权库给小米内容平台。

2015年6月10日,小米宣布和所有视频网站共同打造视频网站大联盟。

2016年1月4日,小米成立小米影业,负责人则是小米联合创始人黎万强。

2016年9月,小米与腾讯视频结盟,小米电视全面接入腾讯视频。至此,小米电视已经全面接入了中国前三大内容巨头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并且开始对外宣称小米的内容不管是在数量还是质量上都已超越竞争对手乐视成为第一。

看起来,小米的内容生态建设在陈彤的操刀下已成气候,小米的内容困局已被破解。然而事实上果真如此吗?

联盟式的宿命

小米的视频网站联盟很容易让人想起海信曾经做过的视频联盟平台。

2014年3月18日,国内行业彩电巨头海信在首都北京举办一场名为“合是一种力量”发布会。会上宣布海信将与爱奇艺PPS、凤凰视频、酷六、乐视、乐看、PPTV、搜狐视频、腾讯视频、优酷土豆、优朋等11家影视点播平台达成产业联盟合作关系。

海信提供硬件产品,网站提供内容版权,海信将成为一个视频入口,海信电视将成为一个“内容池”,为用户提供更丰富的视频内容体验。

然而,这个轰轰烈烈的视频联盟最终并没有做起来,海信的美好设想破灭。海信的视频联盟的失败说明,硬件厂商没有自己的内容,依靠建立视频联盟来做内容支撑的拿来主义这条路,行不通。

然而仔细梳理小米的内容生态建设,投资各大视频网站,和内容供应商合作,成立视频网站联盟,和海信的视频联盟几乎如出一辙。

不管是投资爱奇艺、优酷,还是与华策影视以及腾讯视频结盟,小米的内容终究不是小米自己的,这导致小米在内容上非常被动,对于内容的控制权很弱。

2015年10月,优酷易主,被阿里全资收购,小米不再是优酷股东,这使得小米和优酷的版权合作告终。

而事情还在变得更糟,在前几日刚刚召开的优酷“秋集”会上,阿里正式联合海尔、康佳、长虹、海信、创维、夏普、飞利浦、微鲸等电视厂商成立了“TV生态Inside联盟”。并且宣布,未来优酷的内容只会提供给阿里智能电视合作联盟的伙伴,不再提供给联盟以外的电视厂商。

这一信号对于小米来说无异于重重一击。这意味着小米电视要么选择加入阿里的“TV生态Inside联盟”,采用阿里YunOS系统和优酷内容,要么直接放弃优酷的内容。

显然,雷军不可能只为了优酷的内容而放弃苦心经营的MIUI系统,这是小米赖以生存的立身之本。所以,放弃优酷的内容成了唯一选择。小米陷入不得不放弃优酷内容的尴尬境地。

这也意味着,小米电视3年来苦心构建的视频网站大联盟,面临着分崩离析的窘境。

没有自己的内容,小米终究逃不过联盟式的失败宿命。纵使陈彤在内容建设方面有着有再大的能力和经验,一开始选择的路就走错了,结局也并不会有多大改观。

陈彤离职,小米生态梦的消退

一如当初离职新浪加入小米一般,陈彤的离职转型再度引起业界轰动。

陈彤曾经在新浪工作长达17年之久,并亲手锻造了新浪三个具有时代意义的产品:门户、博客和微博,见证了互联网媒体发展的20年。

从新浪总编辑到小米内容投资和运营副总裁,陈彤的这一转型对于整个互联网来说都具有标志性意义。陈彤加入小米,对小米来说,同样如此。

如今小米的生态梦还未完成,内容困局依然还在,陈彤便选择了离开,令人唏嘘。

以投资和购买内容的形式来完成生态建设,使小米在影视内容上受到诸多局限,小米在内容的把控上很大程度上受限于第三方视频平台的开发进度;成立小米影视,打算自己制作内容,然而迟迟没有动静,并且为时晚矣。

小米的生态之路走的缓慢而曲折,此时陈彤出走,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意味着小米生态梦的消退。没有一个好的内容生态做支撑的小米生态,只能是空中楼阁。

而与小米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小米几乎同步崛起的乐视,其在生态方面已见雏形。乐视本身以内容起家,自己也做硬件产品,用自己的内容为自家的硬件产品提供内容支撑,乐视已经打造了一套基于视频产业、内容产业和智能终端的“平台+内容+硬件+软件+应用”完整生态系统。乐视内部旗下七大子生态相互支撑,生态化反,通过开放的闭环,与外界连接,形成了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即使乐视生态依然备受争议,但我们目前看到的事实是,乐视正在强势崛起。而小米却陷入困局,业绩下滑,估值暴跌。

很难不令人猜测,伴随着陈彤的离开,小米的生态梦是否也将无疾而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