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7-02-21
2月14日,乐视又获得了7.2亿元融资。而这次获得的融资有些特别,因为这笔注资来自于它的债主信利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利电子”)。

根据乐视公告,为提升乐视致新经营实力,满足其资金需求,乐视致新决定进行增资扩股,信利电子出资7.2亿元。其中7,498,865 元计入注册资本,占增资后乐视致新总股本的2.3438%。

值得一提的是,信利电子原来是乐视网的债主。此前,手机产业链上已披露的遭遇乐视欠款的供应商就包括瑞声科技(02018.HK)、仁宝电脑(2324.TW)、信利国际(00732.HK)。

加上信利电子的这笔投资,这已经是乐视致新近几个月获得的第四笔融资。1月13日,融创中国宣布投资150亿元给乐视,其中分配给乐视致新的资金为79.5亿元,占据了总额的53%;此外,乐然投资和华夏人寿共同投资了18.3亿元,再加上如今获得的7.2亿元,乐视致新近两个月获得的融资就已达105亿元。

从资金链危机爆发成为众矢之的,到如今不断传来融资利好的消息,信利电子从债主变身股东,让人不得不反问,乐视到底有什么魔力,乐视致新到底凭什么能够获得这么多资本方的青睐?

乐视致新是什么“新物种”?

乐视致新是乐视网控股子公司,注册成立于2012年8月,由乐视网原乐视TV事业部独立而成。目前,乐视致新的主营业务是乐视超级电视。很多人也许并不熟知乐视致新,但是对于乐视超级电视,大概不会陌生。

如今在智能电视领域,乐视超级电视不管是在销量还用户口碑上,基本上都是数一数二。据乐视官方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到2016年12月,乐视超级电视的用户量已达千万级,遥遥领先于其它智能电视品牌。

从2013年5月发布第一款超级电视,到如今占据智能电视市场排行第一,乐视几乎是以火箭式的成长速度迅速从电视行业中崛起,改变了电视行业的格局。

乐视电视的异军突起就是彩电行业中传统电视和智能电视的分水岭,它改变了电视的玩法。

传统的电视厂商都只是仅仅将电视作为一个硬件产品进行销售,赚取价格与成本的差额作为盈利收入。而乐视则完全改变了这种玩法。

用官方的话来说,乐视超级电视采取的是“平台+内容+硬件+软件+应用”的生态玩法。这样说起来不易令人理解,但笔者试图更直白一点来解释清楚乐视电视究竟是怎么玩的。

对于一个行业新秀,要想从已经比较成熟的市场体系中冲出来,没有非常明显的优势很难突围。电视机作为家用大件,对于市场来说核心的竞争点无非两个,一是技术实力,二是价格。而乐视选择的是从价格方面进行突破。

乐视电视在定价策略上采用“硬件负利”的原则,以成本价进行出售,打开了市场。可以想象,当一台更加轻薄、高清,且内容更加多样化,功能更加强大的乐视超级电视,价格还要比传统电视便宜一倍时,用户会作何选择?相信基本都会选择前者。

低价打开市场,获取用户,以购买乐视会员的方式与用户进行绑定,然后再利用乐视网即有的视频内容优势丰富乐视电视的内容,技术上不断优化系统,拓展乐视电视的使用场景和功能,例如电视大屏游戏、购物等等,提升用户的综合体验,最后通过出售乐视会员,以及与乐视电视配套的软硬件服务等获取收益。乐视电视这一套打法几乎完败了所有传统电视厂商。同时也倒逼了传统电视厂商的转型和变革。

在这种快速的产业变革当中,对于用户来说最明显的改变莫过于价格。乐视这种“硬件负利”的定价方式将整个电视机行业的高溢价水平拉了下来。传统的电视厂商再也无法靠硬件来获得高额利润。这一改变对于消费者来说,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此外,乐视超级电视的成功,不仅归功于乐视创新的玩法,还在于它在正确的时间点做了对的事情。2013年是互联网+浪潮开始席卷的时期,传统电视面临着向互联网电视的转型和过度,在这样关键的节点上,不得不承认的是,作为互联网企业的乐视对于市场和时机的把握要比传统电视厂商敏锐得多。

投资者看中乐视致新什么?

大多数时候,资本是最理性的。如今投资者接踵而至,向乐视致新注资,大多是看到了乐视超级电视的大好前景。乐视致新总裁梁军曾在某次发布会上表示,2017年开始,乐视超级电视将进入大规模盈利期。

这意味着,乐视超级电视的收割期要到来了。

当然口说无凭,数据才能证明乐视超级电视的盈利能力到底有多大。

但这里不得不说的是乐视最近频繁提及的“大屏生态”。所谓的“大屏生态”,其实是乐视电视的一种运营策略,它以45寸以上的大屏电视作为力推产品,以购买乐视大屏电视的用户为重点对象进行运营,以谋求利润最大化。

不得不承认的是,相对于小屏来说,大屏着实有着更大的商业开发价值。例如,大屏在购物、游戏、视觉体验等方面,大屏势必是要优于小屏体验的,此外,大屏的开机广告时长比小屏也更具有开发潜力和商业价值,比如在一台30寸的电视上看一个30秒的广告和在一台50寸的电视上看一个30秒的广告体验是截然不同的,赞助商需要付出的成本也会有一些差别。

乐视要将自己的内容、服务以及平台能力等进行输出,与用户进行深度的连接,而大屏能够更好的承载这些东西,帮助乐视更好的输出服务能力。

大屏是趋势,也是未来能否将乐视生态模式更好落地的关键所在。可以预见的是,在未来,电视大屏会成为家庭互联网的核心。这也意味着未来,在电视机领域,谁先抢占了大屏用户,谁就能把握住家庭用户。

乐视超级电视的前景还是非常可观的,尤其在用户运营方面。据尼尔森网联《乐视超级电视用户价值研究报告》数据显示,乐视超级电视拥有大批年轻高收入用户,94%的用户年龄集中在20-45岁,两口及以上家庭占86%,50%的用户拥有自驾车,89%的用户拥有自有房屋。

同时该报告也显示,乐视超级电视用户的粘性和消费能力较其它厂商要高。11月乐视超级电视观星系统、乐视智能终端研究院数据显示,超级电视一二线城市用户占比66%,39%集中在东南沿海地区,拥有更高的商业化价值。11月数据还显示,超级电视用户粘性强,活跃度行业第一,日均开机率超过60%,日均开机时长为5.26小时。

有如此庞大的用户基数以及如此优质的用户运营基础,乐视电视的盈利自然是不在话下。

而投资方看中的何尝不是乐视电视的盈利能力。

只是刚刚经历了资金链风波的乐视目前需要钱,如果不缺钱,乐视又何尝愿意在这样的时刻让他人来分一杯羹?

但撇开眼前的利益来说,投资方愿意罔顾外界对乐视的唱衰给乐视注资,一定意义上也是其对乐视模式的一种对赌,毕竟乐视模式到底能不能成,目前还未有定数,但是万一成了呢?

就如同马云说的那样,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所以,抱着乐观主义的心态,我还是愿意相信乐视模式,愿意给勇于创新的勇士们多一点耐心和时间罢。毕竟,仅仅从乐视电视的角度上看,乐视还是真真切切为消费者以及整个产业做出了很多贡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