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8-09-19

趣头条的股价“疯了”。

北京时间9月14日晚间,趣头条敲钟上市,开盘价9.1美元的趣头条强势上扬,开盘半小时内,四度触及熔断,最高涨幅达到190%,最终收盘价15.97美元,涨幅达到128.14%。

这家在上市前饱受争议的公司,却拿出了今年赴美上市的中国互联网科技公司中最佳的开盘表现。

“破壳”两年三个月,趣头条敲响上市钟声,外界质疑其即使有腾讯投资,趣头条仍然“缺钱”。对此,趣头条CFO王静波在敲钟现场回应称,并不是为融资而上市,更多是品牌考虑,目前账面上还有18亿元现金。

自诞生伊始,趣头条便身负多重标签,“LOW版今日头条”、“资讯界拼多多”、“传销赚钱”。而在上市后,对于趣头条的非议将会有增无减。 对于仅仅两岁的趣头条来说,上市只是下一个十年的开始。

草根”故事

出身精英却为草根“谋福利”,趣头条的谭思亮与拼多多的黄峥有异曲同工之处。

就读外国语学校,在谷歌工作三年便解决财务自由问题,身边的导师包括段永平、丁磊等明星企业家,黄峥的履历极为耀眼。但出身精英的黄峥却在创业时将视野瞄向三四线及以下人群,就连拼多多上市时,黄峥也未亲自上阵,钟声是由五位代表拼多多用户的平凡人敲响的。

同样,就读于中科院,曾任职雅虎、91.com和若邻网等互联网公司的谭思亮也是精英出身。在谭思亮看来,世界上只有两种商业模式,一种用来save time,核心是通过技术提高效率;另一种用来kill time,他认为后一种模式的市场空间会越来越大。正是在这种判断上,趣头条才得以问世。

而这种判断的由来,或许与谭思亮多年的互联网经验有关。

进入2013年后,在移动互联网普及和算法技术升级的背景下,以今日头条为代表的移动内容类APP涌现,算法推荐下去中心化的内容分发和对用户碎片化时间的高效利用令其获取了大量用户。QuestMobile数据显示,截止2016年9月,今日头条DAU超6300万,用户日均使用时长超76分钟。

在移动内容APP的火热之下,谭思亮将下一发子弹射向了内容和流量的市场。

但今日头条、腾讯新闻和一点资讯等玩家早已入局,一二线城市“抓用户”的竞争异常激烈,留给趣头条的机会不多。最终,趣头条选择攻入三四线城市及以下的市场,这一部分人群赶上了移动互联网的爆发潮,而他们的价值还未被完全开发。

基于此,趣头条于2016年6月正式上线,一部有关草根逆袭的故事开始书写。

产品初期,趣头条面临着推广问题,由于三四线城市人口分散,若采取一二线城市中大举宣传推广的方式,成本高且收效低。摆在趣头条面前的一个严肃课题是:面向三四线人群的内容App如何能快速增长?

由于团队成员多出身于互联网2C公司,同时基层员工也与趣头条的核心用户有着重合度,这一课题很快便迎刃而解。

部分员工提议,根据下沉市场用户对价格的敏感,重点发力“积分奖励”和“好友邀请”两大运营手段,用微信、QQ等社交产品实现社交裂变,获得第一批基础用户,这一模式最终成为趣头条的核心竞争力,也就是趣头条的“用户忠诚度提升计划”。

瞄准三四线城市及以下的市场,通过用户激励体系来实现用户增长,趣头条搭建起了初期的发展框架。

同时,在发展过程中的正确决策和对团队成员的目标凝聚也促成了今日的趣头条。

在2016年趣头条DAU达百万级的时候,平台也因现金激励体系而涌现大量作弊账号,出于对平台内容质量的考虑,趣头条一次性封杀20多万疑似作弊账号,这对于一个成长初期的平台而言,做出这样的决定其实并不容易。在此后,“清理羊毛党”成为趣头条的基本工作,这也确保了平台整体用户生态系统的健康发展。

此外,产品自身的发展也依赖于优秀的团队支撑。在谭思亮看来,趣头条需要的是“聪明且有执行力”的人。

目前,趣头条的团队即拥有从盛大和51.com跟随谭思亮而来的老同事,大家知根知底、充满默契;同时还有通过猎头服务吸纳的外部优秀人才,其为团队注入了持续创新的能力。而对于年轻人才,谭思亮看重的是他们是否有“创业精神”,这保证了团队能一直保持奋斗状态。

可见,以平台健康运营为核心基准,同时针对不同阶段的团队成员设定不同目标,在正确的方向之下,趣头条的成长迅速。截止2018年8月,趣头条MAU约6220万,DAU约2110万,用户日均花费时长约55分钟,在内容聚合服务领域,这一数据仅次于今日头条。

成立两年有余,趣头条在用户数据等多方面上拿出了过硬的成绩。

在回忆趣头条的创业经历时,谭思亮认为自己介于精英和草根之间,你要能够拥抱草根用户,清楚他们的需求。

如今,从用户构成来看,趣头条无疑是在拥抱草根,但对于一个快步发展的互联网公司而言,比用户看得更远是必须的,这样才能真正洞察草根用户的特点和需求,并施以解决办法。

因此,趣头条需要不断追踪核心用户的真实需求,并从内容质量和用户激励两方下手去解决这一需求。

双轮驱动

作为移动内容服务商,内容和用户是最为重要的两环。

以今日头条为例,在内容层面,其拥有“头条号”,并通过现金补贴方式激发原创内容生产力,为平台积累大量优质原创内容。在用户层面,今日头条通过算法推荐的方式,向用户源源不断地输送精准定位其兴趣点的内容,增强了平台的用户粘性。

今日头条的算法推荐构成了新的内容分发模式,重视对内容创作者的激励成为了其核心竞争力,但趣头条在这一方面是剑走偏锋,它的激励则直面用户

选择激励C端用户以提高留存,这基于趣头条对三四线及以下市场的深刻洞察。

根据第42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止2018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达8.02亿,农村网民仅2.11亿,互联网普及率也仅有57.7%,这说明在一二线城市互联网人口红利触顶后,广大的三四五六线城市和农村市场有待开发。

不同于一二线城市人群,三四线城市及以下的人群并未完整经历从PC端向移动端的迁移,他们直接迎来了移动互联网的爆发潮。在各类高性价比智能手机的涌现和手机厂商渠道下沉的影响之下,这些人拥有了自己的第一部智能手机。

此外,由于经济发展程度不高,三四线城市人群的生活节奏相对较慢,同时由于生活成本低,这部分人群也不用承受“买房买车”等现实压力,在一二线城市中无比金贵的时间在三四线城市人群看来极为低廉。

在充裕的时间内,草根用户产生大量娱乐需求,但由于娱乐设施和场景的缺失,由此产生的缺口不断拉大,这给予了趣头条“可乘之机”,阅读内容、邀请好友还能额外获得积分,有趣的内容和有趣的模式迅速激活了这部分人群的需求。

正是在这套逻辑下,趣头条在三四五六线城市无往不利,这也正是腾讯投资、京东和小米有意向投资的原因。借助趣头条,互联网巨头能连接更多难以撬动的底层用户。

但若想提高用户粘性并保证用户量增长,趣头条需要更为完整的C端补贴模式。

在招股书中,趣头条使用了“用户忠诚度计划”一词来形容向C端的补贴。即:邀请好友,获取积分,并这就是”忠诚获客”;每日到趣头条打卡,完成签到、阅读等任务,这就是”忠诚维护”。

获客和维护,这构成了趣头条保持用户粘性的重要环节。

在打开趣头条APP后,其通过弹窗和展示栏等多个入口引导用户对外分享,借助微信、QQ等流量入口级的社交产品进行传播,实现更大范围地“广而告之”。

凭借专门针对下沉市场用户的差异化内容以及这种有趣的积分运营机制,用户每天停留在平台上的时间不断拉长。截止今年8月,趣头条用户日均使用时长约为55.4分钟,在新闻资讯类平台中位居第二,仅次于今日头条。

可见,在以积分激励体系为核心激励点之下,用户自发阅读内容并对外分享,这使得趣头条的用户体量快速增长,这也是其招股书中所重点体现的部分。

而当用户体量不断增长时,内容的质量和需求匹配性将逐渐成为留存用户的重要标准。

趣头条的内容常常遭到外界诟病,并被贴上“低俗”、“low”等标签。

对于内容的争议,趣头条高管表示,内容受争议的原因主要在于需求的匹配上,趣头条针对的是三四线城市及以下的草根人群,他们对时政类、财经类和科技类新闻并不感冒,养生、美食、明星类新闻是此类人群主要消费的内容。趣头条不提倡低俗之风,其关注的是内容与需求的匹配度。

但由于算法推荐技术的存在,平台上的内容监管也成为一项挑战。

在谭思亮看来,完全依赖算法的内容分发是行不通的,技术背后的人必须具备正向价值观。因此,趣头条目前已建立近600人的内容审核团队,同时还从传统媒体招聘资深编辑,为趣头条的内容进行把关。

目前,趣头条不断在为内容优化的问题做出努力,引入人民网旗下基金的战略投资,向澎湃新闻出售股权,这都是在为内容生态的升级做准备。短期来看,趣头条的内容争议还将持续,但从长远角度看,趣头条正加强审核力度、引入传统媒体保驾护航,其内容生态的整体态势在不断向好。

可见,趣头条的核心竞争力是物质激励下培养起的用户忠诚度,通过对外分享进行社交关系裂变,实现用户增长,借此形成“激励—分享—增长”的正循环。同时,趣头条在内容上实现了需求的匹配,并通过不断严格的审核机制来维护内容生态,形成平台的基础架构。

在这一商业模式下,趣头条的营收主要来自于信息流广告。据招股书显示,趣头条2018Q2营收4.81亿元,广告收入4.39亿元,占比重91.27%。

虽然广告营收权重高,但公司的亏损也在加大。招股书显示,趣头条2017年净亏损9480万元;截至2018年6月30日的前6个月,净亏损为5.144亿元。

盈利来源较为单一、现阶段尚未盈利,这些也是趣头条的“发展中问题”,但在CFO王静波看来,公司的主要问题不在财务指标,而是用户群扩大后的运营以及内容深度和广度两项问题。

可见,趣头条十分清楚作为移动内容APP的核心正是内容和用户,这也是未来趣头条不断优化的方向,随着用户需求的多样化,趣头条也在加深内容的厚度,其现已拓展出短视频、游戏和小说等娱乐方式,在未来趣头条还将深入直播等领域,真正成为“国民轻娱乐内容聚合平台”,通过内容为用户创造更多乐趣和价值。

继三岁不到的拼多多登陆纳市之后,两年零五个月的趣头条于北京时间9月14日挂牌纳斯达克,再次创下中国互联网最快上市的记录,在中概股集体上涨的“妖风”下,趣头条还来了一次奇袭。

美股首日,趣头条开盘股价9.1美元,不仅相较于7美元的发行价上涨30%,随后,因五次触发熔断点暂停交易,盘中最高涨幅达190%,破20美金每股,截至收盘,趣头条涨幅为128.14%,报15.97美元。以此计算,市值从开盘的27亿美元涨至45.9亿美元。

然而,在上市光环里,趣头条方面却表示,并不是为了融资上市,目前账面有近18亿元现金。此次融资的目的是为了加强品牌的认可,可能对未来竞争格局产生影响。的确如此,若非IPO,恐怕很多人的字典里并没有“趣头条”这个词儿。

不妨看一下这组数据:月活用户6220万人,日活2110万,累计装机量1.81亿,平均每位用户花在上面的时间超55分钟——几乎可以与微信和今日头条比拼。趣头条在招股书中称为“位列第二的移动内容聚合应用”,毋庸置疑,今日头条为NO.1。

熟知趣头条的人相信对其被打上“low”的标签并不陌生,和拼多多一样,趣头条饱受争议,上市对于一个公司而言,是完成了“成人礼”仪式,但是,对于闪电崛起的趣头条也好,拼多多也罢,同样面临的是速度之下出现的问题,上市只是趣头条前行中的阶段性跨越。

辟出一道光

“万物会有裂痕,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似乎中国的科技企业发展已经进入了“阶层固化”阶段,电商、出行、外卖、资讯等各个领域已是巨头林立,很难再有光照进来。

然而,在电商江湖中我们看到拼多多奇迹般崛起,用了不到3年时间问鼎电商三甲。日前,拼多多市值达330亿美元,一度超过网易成为中国科技企业的第六名。无独有偶,在资讯界的趣头条也抓住了自己快速增长的金钥匙,也辟出了一道光。

罗辑思维创始人申音曾经表示,中国没有一个所谓“全民的互联网”,而是人为割裂的。它既存在于精英的Think笔记本上,也存在于草根的MTK山寨机中。我们的精英也许和美国同步,草根却与越南同步。原本我们以为中国互联网会是一座“金字塔”,但越来越变成一颗“图钉”。中国城乡的距离是针尖与钉帽之间的距离。

从苹果到小米,从天猫、京东到拼多多,从抖音到快手,从今日头条到趣头条一次次丈量着从针尖到针帽的距离。不过,如今,针帽已经是互联网企业掘金的关键。

中国互联网的流量红利两波:一是互联网应用推广的一二线城市人口红利;二是随着Oppo、vivo 、小米等智能手机品牌的渠道下沉,移联网用户在三五线城市的集中红利。易观数据显示,2017年,下沉市场总人口是10亿,平均每人0.5台移动设备;一二线市场约3.63亿人,平均每人1.3台移动设备。

趣头条CFO王静波也表示,“在下沉市场,社交是获客的一个重要的方法,可以绕开所有的传统渠道,直接触达用户。这是趣头条一个核心点。”趣头条于2016年6月正式上线,瞄准的正是炙手可热的“下沉市场”。

趣头条认为,在三线及以下城市,互联网各行业老大的渗透率一直没有超过20%。在他眼中,世界上只有两种商业模式,一种用来save time(节省时间),核心是通过技术提高效率;另一种用来kill time(消磨时间)。

趣头条聚焦后者,以娱乐、生活资讯为主体内容,通过整合海量兼具乐趣和价值的信息内容,依托智能化数据分析系统,为受众提供精准的内容分发服务。

相关数据显示,趣头条与今日头条、腾讯新闻的用户重合度不足20%。今日头条用户主要在一二线,男性占55%;趣头条用户主要在北方的三四五线城市,女性占70%;一点资讯用户集中在南方为主的较发达城市,男性占61.9%。

在差异化的市场定位中,趣头条在移动内容界辟出一道光。

用户线:社交裂变  唯快不破

如何激发增长?拼多多也好,趣头条也罢能够在美股市场获得傲娇成绩背后,其增长机制尤为值得分析。趣头条的葵花宝典中有游戏式玩法,也有社交裂变的招数。

谈游戏色变者大抵都有“游戏是电子海洛因”的观点,然而,这个观点难免有一棍子打死人之嫌。《口袋妖怪》《王者荣耀》《吃鸡》等手游的风靡,连红衣教主都吐槽做安全苦逼了。

理解游戏其实是理解人的一个过程。

在游戏中,只要按照游戏规则,拯救世界和破坏世界都很容易产生。这套规则是建立在人的欲望基础上建立起来的。游戏化是将游戏机制应用到游戏外的世界,“化”强调的是一种效果即带来的影响力。这一原理相信对每个玩过拼团砍价、支付宝扫五福、冲顶大会的人来说,并不难理解。

在线下扫“福”字,按照游戏规则集齐五个福字则有机会获得红包奖励,因此,当年一张“敬业福”惹恼了不少玩家。冲顶大会的游戏化更为简单粗暴——通过答题直接提现。

游戏化有两个特征:一是快速反应;二是社群支持。关于游戏的机制设计,无外乎现金、奖品、排行榜等激励机制,往概念上延展,游戏化其实是一整套机制和反馈的系统。

趣头条在活跃用户和拉新维度,其实构建了一个游戏化的购物世界,从它的玩法中可窥一二。登陆App签到、阅读文章时长、转载分享文章、邀请好友等诸多环节都设置为获取积分奖励的模式,也正是通过用户账户系统和游戏化的用户忠诚度计划让其招揽了大量的用户。

毫无疑问,趣头条的游戏式玩法的灵感与趣头条创始人的盛大和广告的从业经历有关。他能够洞察人性,在社交场中通过取现的方式激发物欲,引起平台用户的瞬间聚集,点击阅读、转发、点赞。

这种分享的策略有利于推动用户自发传播,用户在养成阅读习惯后不依赖积分激励,而是回归到对推荐内容本身的关注。

对于这种简单直接的模式,趣头条评价为“有效”,在趣头条看来,趣头条瞄准的是一个巨大的市场,用运营模式的创新来迅速获取用户,占领市场,建立行业壁垒。

在趣头条上,用户签到、答题、阅读、连续阅读……都有相应的积分奖励,驱动用户去阅读,连续不断阅读,进而养成阅读习惯。

互联网的商业模式创新在于靠用户说话,有了用户这块基石也就有了商业模式的闭环。天下武功,唯快不破,随着体量的增长,争议也始终伴随着趣头条。

构建生态  在争议中前行

“我觉得增长是一个企业最核心的动力,如果有足够快的增长,企业的很多问题都会被掩盖掉,但一旦增长慢的话,很多东西都会冒出来,而且中国的商业环境不太允许你有太多慢的机会,一旦放慢,风险就大”。谭思亮曾说。

然而,速度是从来不能掩盖问题的。

根据趣头条招股书数据显示,2017年营收为5.17亿,相比2016年增长了近9倍。今年营收仍在快速上涨。截止2018年6月30日,趣头条半年的营收额已经超过2017年全年数据,达到7.178亿元,这足以证明趣头条的规模和体量已经具有长足的发展。

但从盈利模式来看,趣头条更多的依赖广告这一单一模式。2016年、2017年以及2018年6月30日净收入的广告收入占到69.9%、43.7%和12%。作为内容资讯平台,趣头条似乎带着某种“原罪”,这也是外界对趣头条争议最多的地方。

在技术浪潮中,拼多多也好,趣头条也罢,在迅猛的发展中都必须思考一个回归的问题。拼多多要回归到电商的品质和服务层面,与此相比,趣头条则要回归到内容本身,在广告和内容之间取得一种平衡。

趣头条CFO王静波还透露,在当前拥挤的移动内容市场,投资人看好三线以下城市用户对内容需求,只是一二线的投资人仍不够了解三四线用户的具体偏好。

趣头条早期投资人红点创投张鸣晨认为,更多人只把积分奖励当作一个读新闻的养成方式,“积分奖励是噱头,是糖果,最终能长久留存的用户会更重视阅读价值。为了用户的长期留存,趣头条的内容生态、推荐机制更重要。”

在股权招书中可以看到,趣头条在长线战略中已经对内容生态、品牌建设以及用户增长进行了不同的排序,短期战略中的用户增长线和长期战略中的内容线进行双向推进,接下来在研发技术和内容生态上将是重头戏。例如,在上市前夕有澎湃以及人民网旗下的战略资金加入,无不是对趣头条的未来空间和想象力给予认可。

据了解,目前在内容生态的打造上,趣头条已经开始落地。

首先是,严格的内容审核机制,在智能算法推荐的基础上,还有近600人的人工审核团队,对平台所有内容进行层层筛选,过滤高危、低质、重复等不合规内容,致力于传播正向内容。

其次,通过PGC模式,获得海量的原创内容,日均发稿量数十万篇。目前趣头条已与国内超过200家专业媒体机构达成合作,有超23万家自媒体入驻趣头条自媒体平台,为优质内容创建提供了良好的生态土壤。

第三,个性化推荐+人工审核体系(以大数据为支撑,为用户推荐专属内容,并通过人工严密层层审核,为用户提供定制化的内容体验)。国内专家与硅谷科学家强强联手,打造着一支趣头条的精英数据团队。

拼多多、趣头条等在下沉渠道的力量中爆发,在快速的发展中或许暴露出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不过能够走到上市这一步,作为公众公司亮相,足以说明,它们试图在技术的浪潮中实现某种创新突破,因为它们的爆发中藏着一部中国故事,因而对于建设本身需要更多的是包容。

2018-07-20

7月17日,电商平台拼多多更新了其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招股书。同日消息,据美国IPO研究公司IPOBoutique.com网站,拼多多有望于7月26日在纳斯达克证券市场挂牌交易。

从6月29日毫无征兆地向SEC提交了IPO申请书,到7月26日敲钟,拼多多赴美上市的整个过程甚至还不到一个月。只能说,在上市这件事上,拼多多的动作是真的快。

但是就像是狂飙的赛车,在极速行驶的状态下,哪怕是路面上的一颗小石子,也会导致严重后果。速度,是对驾驶员的极致考验。如今的拼多多,就像是一辆极速飞车,极速发展的同时,也面临着风险。

快,快,快

“快,快,快”,重要的事情说三遍,速度已经成为拼多多的常态。

创立于2015年9月的拼多多,到7月26日敲钟那天也还未满3岁。在全球互联网历史上,创业不足三年就实现IPO的,它是第一个。在瞬息万变的互联网行业,拼多多的闪电上市是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情。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快是拼多多的一贯风格:不仅是上市快,发展也是快得惊人。从最新的招股书中,我们可以看到其GMV和活跃用户都呈现出了陡峭的增长态势。

拼多多更新后的招股书披露了截至2018年Q2的运营数据:截至2017年的12个月内,拼多多的GMV达到1412亿元;半年后,到截至2018年6月30日的12个月内,拼多多的GMV飞速攀升,达到了2621亿元,这一数字较Q1环比增长31.6%,较去年同期同比增长589.5%。

单客交易金额从2017年6月底的385元/年上升到2018年6月底的762.8元/年,较Q1环比增长13.2%,较去年同期同比增长了98.1%。

同时,截至2018年6月30日的12个月内,拼多多的活跃买家数达3.44亿,较去年同期的0.99亿同比增长了247.5%,较Q1环比增长16.6%。

1000亿的GMV, 淘宝用了5年,唯品会用了8年,京东用了10年,而拼多多在两年3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不仅如此,它还在半年后将这一数字翻了倍,2018年的目标更是要冲击5000亿大关。或许有人想冷笑说声自不量力,但看看拼多多的成长路径,我们都知道,这对于它来说并不是不可能。

GMV和客单价的提升自然会体现在营收上。拼多多在2016、2017和2018Q1,分别实现营收5.05亿元、17.4亿元和13.8亿元。从季度营收上,更能看出这一数字的快速增长。从2017年Q1至2018年Q1,每一季度的营收分别为0.4亿元、1.0亿元、4.2亿元、11.8亿元和13.8亿元。

招股书显示,拼多多有两大业务,分别为线上市场服务和商品销售。商品销售是此前拼好货时期的产物,到2016年底这一业务的营收占据总营收的90.4%,到了2017年Q1之后,便不再产生任何营收。此后的营收均由在线市场服务贡献。而在线市场服务中,又分为在线营销服务和佣金费用两项业务。

2017年Q1,拼多多的商品销售业务彻底消失,佣金费用大涨至90.9%,如此剧变的数据背后是拼多多从自营电商向电商平台所做的转型,此时,线上营销服务尚未产生任何收入。

此后,线上营销服务被确立为新的核心业务,主要内容是广告展示和关键词竞价。线上营销服务的快速推进带动了总营收的上涨。2017年,该业务营收达到12.1亿元,占比69.3%;2018年Q1,该业务营收为11.1亿元,占比提升至80%。

招股书显示,目前拼多多的佣金费率为0.6‰,主要是第三方支付平台收取的支付费用。由此可以看出,拼多多是依靠几乎为0的低抽成吸引商家入驻,通过向商家提供线上营销等增值服务获取收入。

业务的转型和快速的营收、用户增长,让拼多多的估值也像是坐了火箭,一飞冲天。

更新后的招股书显示,拼多多将以每股16美元至19美元的价格发行85,600,000股ADS,按发行区间最高价格计算,拼多多最高拟融资18.7亿美元,市值或将突破240亿美元。

而就在今年3月,在腾讯领投的新一轮融资中,拼多多的估值还是125亿美元。短短4个月的时间,拼多多的估值就增长了115亿美元,增幅达到了92%。

在极短的时间内,拼多多实现的蜕变并不是从一颗幼苗变成灌木,而是从一棵幼苗长成了大树。这样的估值怕是会让一众互联网创业前辈们瞠目结舌。

就在7月9日,小米登陆港交所,成为有史以来全球科技股第三大IPO,而在此之前小米的估值曾一度高达1200亿美元,最终跌到543亿美元。为了这一天,小米奋斗了8年。同样奋斗了8年且即将上市的美团,招股书显示的估值为600亿美元。

小米和美团,都在充分时间积累的前提下,构建了庞大的生态体系。

小米的“铁人三项”战略覆盖硬件、互联网和新零售,在目前体量最大的硬件板块上,小米的生态链企业已达上百家,其中20多家营收过亿,为小米转向高附加值的互联网业务奠定了基础。在新零售方面,小米之家的数量已经达到330多家,覆盖全国近两百座城市,实现了线上线下均衡融合的小米零售新模式。

再看美团,主要产品包括美团、大众点评、美团外卖、摩拜单车和美团打车等,业务覆盖到家、到店、酒旅和出行,其中前三者已形成了市场头部的势能,能够形成内部的流量导流。着手不久的网约车业务也在稳中有序地推进。各业务板块之间形成合力,正使得美团的生活服务矩阵日渐成熟。

可以说,无论是小米还是美团,它们的估值都是建立在不断堆高的业务板块基础之上。

而此时的拼多多呢?没有支付功能,也没有物流体系,只有单一的电商平台,作为已经相当成熟的电商领域的后发者,拼多多凭着一个“光秃秃”的平台竟能做到如此估值,实属奇事。

根据招股书,在IPO之后,黄峥将占股46.8%,拥有89.8%的投票权。腾讯所占股比为17.0%,投票权为3.3%。为了这次IPO,拼多多还“搞事情”地组建了一支由知名商业领袖和学者组成的顾问委员会,成员包括高盛前总裁JohnL.Thornton、前新加坡外长杨荣文,和前百度总裁陆奇等人。

速度快、体量大、豪华顾问团,拼多多的IPO看起来金光闪闪。

多多果园的秘密

上线半个月,用户量达4000万,每天超2亿人次使用,这是多多果园的战绩。多多果园是拼多多APP上推出的一款小游戏,上线不久便成为拼多多的“吸粉”神器。打开拼多多APP,社交+游戏的购物场景随处可见,多多果园只是镶嵌在其中的一种游戏式购物玩法。

在多多果园中,用户可以选择要种植的果树类型,每天领取水滴,为果树浇水。在此期间,也可以“偷”好友的水滴,好友越多,可以获得的水滴就会越多,果树就会快速成长。等到果树成熟结果的时候,用户就能收到一箱拼多多免费赠送的“种出的水果”。

在这样的游戏机制下,用户为了添加尽可能多的好友以获得水滴,会将多多果园分享给自己的家人和朋友;为了让果树快快成长,用户还会每天登陆拼多多APP,为果树浇水、“偷”水滴。

多多果园的社交式游戏是不是很熟悉?如果经历过半夜起床偷菜(开心农场),早起偷能量为鄂尔多斯种沙柳(蚂蚁森林),那你一定对这样的游戏并不陌生。不过,多多果园搭建在购物的场景中,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社交+游戏”机制设计。

身处购物场景,多多果园与先前的社交式游戏不同的是,其最终奖励是一箱实体的水果,且整个游戏的时间跨度较短;而蚂蚁森林的最终成果是一棵在干旱地区种植的树木,用时较长;而开心农场没有任何实物奖励。

多多果园的短平快设计,能够让用户产生更大的参与感、获得感和喜悦感。

很显然,多多果园非常生动地体现了拼多多想要做到的的“多实惠”和“多乐趣”,并且,其利用游戏性所做到的拉新拉活成本远低于其他电商平台。

用黄峥自己的话说,“多实惠”和“多乐趣”只是拼多多“Costco”和“Disney”乌托邦王国的初级阶段,最终想要做到的是让用户既能够买到高性价比的商品,也能在购物过程中体会到乐趣。

可以说,多多果园中蕴藏着拼多多想要搭建的未来王国的基因密码,正是其终极愿景的雏形。

拼多多的创新玩法自带传播属性,因此在短时间内吸纳了海量用户,这样的速度让同样获得微信接口的京东、唯品会甚至美团都望尘莫及。根据招股书,截至2018年6月30日的12个月内,拼多多的活跃买家数达3.44亿,较去年同期的0.99亿增长了247.5%。

除了在微信的土壤中如鱼得水,拼多多也占尽了天时之利。

拼多多崛起之时,正值移动互联网快速普及、网络基础设施加速覆盖城镇和农村、智能手机的降价和渠道下沉多点爆发之际。一大批此前未触网的用户因此被电商覆盖,在一二线城市已经饱和之后成为了电商市场的新增量。

举个例子,江西90后农民程鹏在网上买了无人机,为自己在老家承包的2000多亩地施肥。用了无人机之后,2000亩地的施肥只要20个小时就能搞定,和以前雇人施肥相比,省钱又省力。像程鹏这样的小镇青年正变得越来越多,在网购市场不断下沉的过程中,他们成了最早的一批先行者。

2012-2017年,农村网民规模持续增长,由2012年的1.56亿人增长至2017年的2.09亿人。截至2017年12月,我国农村地区互联网普及率为35.4%,年均提升2.34个百分点。

而拼多多,正是发芽于这样的土壤。根据易观千帆数据显示,拼多多近60%的用户来自三线以下城市低收入人群的刚需消费,其低价策略也迎合了这一部分“网络新人”对价格的敏感。

这是一片待开发的富矿,而拼多多抢在了淘宝、京东、苏宁之前,掘到了自己的第一桶金。

根据招股书,从三四线城市和农村一路拼出来的拼多多,在2017年共扶持了中国730个国家级贫困县的4.8万名商家,今年还将继续加大对“拼农货”计划的流量扶持力度。很显然,这片市场还有更大的挖掘潜力,而拼多多正在不断扩大自己在这一领域的优势。

锦囊在手,拼多多的迅速崛起当然有迹可循。如今,拼多多走在IPO的档口,除了大而快之外,争议也是拼多多的一大特征。

在快速的成长过程中,拼多多也承受着“生长痛”,即存在完善的平台规则和发展时间不充分之间的矛盾。不过,此时上市在相当大的程度上,也为拼多多降低未来发展中的风险铺下基石,拼多多品牌得到最大的背书,竞争对手的压迫有望得到消解。

一力降十会,快刀斩乱麻,拼多多高光时刻即将到来。

2018-06-23

小米要腾讯乘苹果的估值。

不要怀疑,这是雷军的原话。621日,在香港IPO路演中,雷军就是那么和投资者说的。

全球巨头苹果的市值近9500亿美元,腾讯的市值也在雷军说这话的前一天首次突破了5000亿美元大关,而小米的最新估值不到700亿美元。

作为一个吃瓜群众,我都想拍拍雷军的肩膀问问他:Are you OK

正是在雷军胡言乱语的这一天,小米更新了港股招股书。招股书显示,目前小米的估值为 539-698 亿美元。这个数字与此前的1000亿美元甚至雷军预计2000亿美元估值相比,大幅下降。

面对这样的小米,若按照现代互联网口水仗史上曾有过的套路发展,腾讯此时应该说:你又不是个演员,别设计那些估值的情节!但腾讯根本没反应,想来应该是尚未把小米放在眼里吧。

小米楚门

一个普通的男人楚门,在30岁的一天突然发现自己的平凡生活竟然是一场戏!

身边的父母、朋友、同事和邻居都是演员,每秒都有上千部摄像机在对着他,他从出生起就生活着的岛上小镇是一个巨大的片场,就连大海和天空也是巨大摄影棚中的布景……

而他,从出生就在为全世界做真人秀表演,这档节目的名称正是他的名字:“The Truman Show”

这是电影《楚门的世界》讲述的故事。而雷军在为小米搭建的,就是这样一个楚门的世界。

以印度发布会上那句“Are you ok”而出道的雷军,凭借着B站的鬼畜视频迅速走入千家万户。在参加由小米冠名赞助的综艺节目奇葩说时,不但在何炅、马东等人调侃他的英语时毫不介意,还积极自黑。从那时起,就能看出雷军是一个在公众面前没有架子的企业家,并且非常具有娱乐精神。

不但在娱乐节目中表现不俗,雷军还把口才发挥在了小米上市这件大事儿上,将推介会开成了脱口秀。

当被问及估值,雷军说:这次550亿美元的定价,就是我也不想开价了,你们随便开吧。总不至于连550亿美元都不值吧?

为了有好效果,雷军还为小米引入了一个词汇新物种,他说,过去一个星期我终于想明白了,小米是全球罕见的,同时能做电商、硬件、互联网的全能型公司。

雷军解释道,新物种往往没有天敌,很快可以蔓延猖獗,高速成长,我不care小米是不是互联网公司。很多人问我到底是给小米腾讯的估值还是苹果的估值,我说我要腾讯乘苹果的估值,因为小米是全能型的。

提及2014年底小米估值450亿美元的E轮融资,雷军说,小米之所以能在三年半前就得到如此估值,也是因为投资人看到了小米未来10年、20年的发展,小米是独一无二的。

互联网公司”“新物种”“伟大的企业”“独一无二”“全能型,这些都是脱口秀演员雷军为小米搭建的楚门的世界

虽然不知道10年、20年后,独一无二的小米会变成什么样,但是至少在三年半后的今天,小米还没有展现出一家伟大企业应有的实力和姿态。

于是,小米的估值从开玩笑似的2000亿美元,到虚高的1000亿美元,再到承销商给出的750亿美元-850亿美元,最后呈现在招股书上,变成了539亿美元-698亿美元。只能说,雷军的脱口秀也无力兜住小米的估值。

估值下降还只是小米在港股市场的出师不利。在这之前,小米还推迟了国内CDR的申请。

当小米选择在港股和A股同步上市时,大家都激动了一把,无论上市结果如何,作为港股第一批同股不同权企业和A股首家CDR企业,小米的吃螃蟹精神似乎让人看到了昔日杀入智能手机领域的那个孤勇的小米。

但是,当614日证监会开出了数万字的反馈意见,小米沉默5天后选择了暂缓国内CDR

事实上,CDR制度需要试错调整、国内资本市场不稳定的确是客观原因,但小米本身估值过高也是一大因素。推迟CDR是理性的选择,但无疑让市场对小米的燥热又冷却了不少,投资者的信心将会产生动摇。

估值下降,推迟CDR,小米的上市之路从一路高歌到退一步再退一步,其实是现实之光照进了雷军出的梦想家园,迷雾散开之后,露出了真实的小米。

为估值而秀

其实,小米和楚门还是有区别的,虽然他们都在一个被编织的美丽外衣中,但小米自知。

小米究竟是谁,雷军是最清楚的。但心里清楚是一回事,向大众宣传是另一回事。就像在推介会上,雷军的大话,无非仍是在拉估值,提升投资者的信心。

这样的事儿,雷军一直在做,最典型的就是近段时间雷军强调的互联网属性。雷军最近说了太多遍互联网企业,以至于大家几乎就要相信了。不过,互联网业务营收占比20%的苹果尚不能称为互联网企业,互联网营收占比仅为9%的小米实在底气不足。

只是,互联网企业这个标签在上市关口实在太重要了 ,对于资本市场来说,硬件公司的估值想象空间远小于互联网公司。小米也很清楚这个定位对于估值的重要性,但要在短时间内成为一家互联网企业,小米做不到啊

根据小米招股书显示,其营收主要由智能手机、IoT与生活消费产品和互联网服务构成。其中,智能手机营收占比超过七成,互联网服务营收不足10%。在2015年至2017,小米智能手机占总营收的比例分别是80.4%71.3%70.3%,而互联网营收占比分别为4.9%9.6%以及8.6%,且广告是其中最大的收入来源,其它互联网服务收入主要来自线上游戏。

今年Q1小米手机销量2841.3万台,作为入门机和中端机的红米为1106.9万台和1099.1万台,共占出货总量的77.6%。高端旗舰为49.6万台,仅占1.7%。如此产品布局下,小米2015-2017年的智能手机平均售价分别是807.2元、879.9元和881.3元,均价甚至没有过千元。

从数据中可以清晰看出,小米的主业务仍是硬件,而硬件中又以手机为主,手机中红米占据近8成出货量。必须要警惕的是,性价比战术无疑正在消耗小米的品牌价值。QuestMobile数据显示,2017年小米的忠诚度为27.9%,低于华为、OPPOvivo,更无法和苹果相提并论。

小米倚重低端机型的巨大发货量获得主要的营收,在此基础上1.9亿MIUI用户也开始进入小米互联网业务的目标收入群。但是,低端机用户的消费习惯与高附加值的互联网服务之间,存在难以调和的矛盾,再加上低忠诚度,小米的互联网服务至今无法打出一个可持续、有吸引力的模式来,硬件+互联网+新零售的铁人三项战略对于如今的小米来说,仍然只是一个目标。

事实就是如此,但雷军仍在用互联网企业”“新物种等标签为市场洗脑。并不能说雷军浮夸,只是他也不得不这样做。

智能手机的红海中,谁的日子都不好过,主业务硬件利润低的小米尤其如此。但性价比是立足根本的同时,也是镣铐——既为小米贡献了近8成的出货量,又限制了小米向高端发展的愿望。

华为P20大卖、vivo推出了NEXOPPO也推出了Find X,在国内智能手机厂商纷纷向高端进军的时候,小米最新旗舰机小米8还在堆砌配置和三千元关口上徘徊。

估值下降、转型困难、利润稀薄,小米的未来之路仍在迷雾之中,雷军不得不以高附加值的互联网招牌为自己呐喊,为小米拉来资本保证近几年的生存,为小米争取尽量多的时间。

推介会上,雷军说:好的公司靠利润,伟大的公司靠人心。小米要做伟大的公司……未来10年,世界上最大的手机公司极有可能是一家中国公司,不是华为,就是小米。有极大的概率,就是小米

祝雷军和小米美梦成真。

2016-07-09

近日,关于豌豆荚“卖身”阿里的新闻刷爆朋友圈,据传,阿里以2亿美金的报价收购豌豆荚。7月5日,豌豆荚证实,其分发业务将并入阿里巴巴移动事业群,双方已正式签订并购协议。

一时间,应用分发商店又成为热词,出现在公众视野中。有传言说,较早前,同属于独立第三方应用商店的安智,已被某上市公司收购。但据知情人士爆料,安智并未被上市公司收购,而是已经完成了管理层收购(MBO),并正在谋求登陆国内A股市场。

据该知情人透露,安智的盈利能力一直不错,“从2013年开始,安智每年利润均超过一亿人民币,今年很可能超过1.5亿,这样的盈利能力可以说是业内少有的,保持这个盈利能力,意味着这家老牌的第三方应用商店,足以过上吃喝不愁的好日子。而这样的状态,可能也是安智没有选择卖身互联网巨头,而是另辟蹊径选择独立上市的原因”。据该人士透露,即使面临手机厂商、互联网巨头等新市场渠道的冲击,今年安智用户新增,活跃和留存,仍比去年有提高。

业内分析认为,无论是豌豆荚投靠阿里,还是安智寻求A股上市,在竞争环境日趋激烈的今天,独立第三方寻求资本和资源的支持是大势所趋,可以预见,全面进入“拼资本”时代的应用分发行业,可能将迎来新的一场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