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在刚刚过去的一段时间里,乐视动作不断,不仅创造了919生态电商节49.7亿元的销售成绩,超级电视以近百万台销量夺得9月全行业全渠道第一,更是在旧金山宣布全面进军美国市场。

按照惯例,现在正是乐视们要准备11.11电商节的时候,毕竟这是阿里造出的全球电商最大的节日。但乐视生态O2O销售平台总裁张志伟却在10月27日宣布:乐视将建立以自有平台为中心的营销服务体系,11月会打造为期一个月的乐视智能生态季,并进一步表示未来不会过高参与其他电商节。

在这样的时刻,淡化双11打造自己的智能生态季,做出这样的转型或者选择,是乐视的自然生长还是天猫、京东等第三方平台的“外力”所致?

乐视的威胁

天猫的数据显示:今年9月,乐视超级电视在同品类占到26%市场份额;今年4.14,乐视超级电视在天猫平台占比达36%;去年的11.11,乐视超级电视在天猫占比近21%……

“乐视超级电视在天猫平台一直是一家独大的”,乐视生态O2O销售平台总裁张志伟如是说。显然,天猫旗舰店是乐视的一个重要出货通道。

张志伟也多次表达对于天猫、京东等第三方电商平台的“感恩”,它们都是乐视良好的合作伙伴。

但今年的11.11,阿里正在“阻击”乐视超级电视在天猫一家独大的局面。据地歌网独家获得的一条消息,天猫希望今年乐视去“玩大的”,主要销售55吋及以上电视。而乐视日前公布的智能生态季攻略里,乐视也明确提出了,买大尺寸电视就上天猫乐视TV旗舰店,其中原因不言而喻。

天猫这样的“规定”其实也完全可以理解,给更多的厂商营造公平竞争的理由,防止乐视一家独大。

张志伟表示,竞争是不可避免的,任何平台都有自己的策略,也有很多制衡,乐视永远抱着感恩的心态,会一如既往的前行。未来我们战略的调整,将以自有平台为主体进行用户的获取和服务。

那么作为坚守“平台型电商”的阿里,一直以其开放性著称,何以出手干涉“市场”呢?乐视超级电视的销量第一何以威胁到“公平竞争”呢?

显然,另有其因。

乐视一直是一家备受争议的企业,乐视CEO贾跃亭提出的“互联网生态模式”一路“颠覆”,在智能电视领域与海信、长虹、TCL甚至小米等发生“战火”;在手机领域则与中华酷联、小米、OPPO等发生冲突;在视频网站领域则与爱奇艺、优酷土豆等一直“持久战”……

乐视确实“威胁”了众多行业与企业,但何以与阿里这种巨无霸级的电商平台也发生“威胁”关系呢?

但如果静下来,看一看阿里大文娱的布局,就不难理解这种“威胁”的存在,阿里大文娱被称之为阿里的第三条线,阿里数娱李捷此前曾指出,“阿里的前十年是电子商务,后面的十年将是大文娱”,可见阿里对大文娱这一块的看重。

更重要的是,财大气粗的阿里系,已一口气布局了与乐视网颇为相像的矩阵:视频网站优酷网、阿里音乐、阿里体育、阿里影业、UCWEB、微博等系列大文娱企业。

尽管没有涉足智能硬件如电视、手机,但阿里拥有自己的YunOS系统,并与海尔、微鲸发生资本联系。

很简单,马云看到了乐视的“生态魅力”,亦开始布局生态,近两年来,生态已是马云所使用的高频词之一。

更重要的是,正是没有亲自涉足智能硬件,阿里才打造了自身的“智能电视联盟(包括盒子联盟)、内容联盟”,而李捷则也表示,优酷的内容将主要提供给联盟企业,闭环的思路已然出笼。

另一方面,优酷与阿里数娱的整合,目前优酷网总裁杨伟东已兼任阿里音乐CEO,据说也即将整合阿里体育。

很显然,如果把“开放的闭环”形态的乐视之路称之为乐视模式的话,阿里“广泛联盟”的形态亦可以称之为阿里模式。

而现在,阿里模式与乐视模式发生了剧烈冲突,出手对乐视进行“遏制”一如美国围堵中国一样,并不奇怪。

但作为一个开放的电商平台而言,出手干预市场似乎并不妥当,这也就出现了“公平竞争”的理由。

生态竞争时代

贾跃亭在多次公开的演讲中,认为经济接下来将进入生态竞争的层面。

他似乎把握了这个时代,一个以互联网底层技术支撑的乐视网、乐视云,到三大智能硬件入口手机、电视、汽车,再到内容属性上的乐视影业、乐视体育,以及尚未浮出水面的乐视金融,一出手就是降维的攻击,所向披靡。

破界创新,生态化反,这就是贾跃亭眼中的互联网生态模式,尽管在争议之下,乐视以一种全新的姿态疯狂生长:2016年收入目标是500-600亿,2017年收入有可能达到1000亿。

但后来者已经出现,微鲸、暴风,还有今天的阿里数娱,可能各有侧重,但无一例外,开提生态。

不管是阿里数娱的李捷,还是优酷的杨伟东、苏立等一众高管,异口同声地提出了“营造生态、O2O竞争”的观点,这与马云在近两年中反复强调的生态一脉相承。

乐视的生态竞争如期而来,这才有了张志伟在北京召开的不大不小的通气会。

作为硬件通道的重要电商出口,天猫对乐视的“规定动作”让乐视下决心开干自己的“11月生态季”,这是提前预判的结果还是不得已而为之的结果,不是那么容易说清楚。

但生态的竞争并不止于硬件,依照乐视致新营销传播副总裁任冠军的看法,“从今年开始,特别是最近的几个月,竞争的形态已经发生了变化,拼硬件的竞争相对来说还是比较粗浅的。真正的竞争,随着BAT等势力的进入,大屏竞争慢慢偏向大屏运营的竞争。”

在他眼中,很多友商虽然也在建生态,但更多的却是生态圈理念,而乐视的做法是“先做垂直整合的闭环,再做横向的开放,乐视做的是生态系统”。正是这种生态系统,能够提供更加极致的体验。而在大屏运营维度的会员付费、大屏购物、大屏游戏、应用分发等已经步入正轨取得回报。

已然来临的“生态竞争”,张志伟给出了乐视的解决方案:下一步要做三个层次的事情,一是深度升级用户运营,提供更加多维的个性化、差异化、有价值的服务,产生更多更有价值、更高回报的商业利益;二是快速推进乐视全球化的进程,尤其是乐视超级电视的全球落地;三是大屏升级,即让更多的人使用更大的屏,使得乐视的商业形态得到最大化的发挥。

这样的策略被张志伟称之为“从博大转向精深”。

但当务之急是要应对马上来临的11.11,相信乐视怎么也不会错过这个全球电商的盛宴。

张志伟推出的是乐视11月智能生态季,一整个月的狂欢。“乐视通过两年时间的919,通过天猫与京东的平台,已经证明了乐视具备了成为第三极的能力。”

“减少对于另外两极平台的依赖,更多的把资源投到自有平台”,这正是乐视眼中生态模式的电商之道,“既然我们拥有自己的平台,拥有自己的品牌,同时拥有庞大的用户群体,拥有自己的交付体系(仓储、售后、服务),乐视希望在第三极的打造上走的更加坚实一点,更加坚决一点,这就是为什么叫生态季。”

在实践的角度,乐视有自己的LeMall,还有超过9000家的线下LePar店(还将持续扩张),“我们要把LeMall+LePar打造成中国电商真正的第三极。”

经过近4年的“颠覆”,乐视已拥有了超过850万台的超级电视存量,在入股TCL,收购Vizio后,乐视大屏生态全平台将拥有超过2800万台智能电视入口,累计播放时长超过110亿小时,高达7.3亿的月活用户数。还有已构建的七大子生态,全球化的进程也正在加速,乐视汽车正在路上,乐视金融已渐行渐近,这些,都是乐视展开生态竞争的本钱。

按照贾跃亭“生态竞争”理论,那么电商维度的竞争也只是生态竞争的一部分,接下来可能在更多的领域,乐视将展开更为多维的竞争,而这种竞争,其强度、烈度,显然都会比现在猛烈得多。

正因为如此,乐视11月生态季的首度“登台”,必将成为生态竞争全面开始的一个信号。


上一篇: 陈彤出走,小米生态梦的消退
下一篇:天猫双11破千亿,是峰值还是常态?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