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从联想离开不到两年后,曾经有着联想“二号人物”之称的刘军在微博上用这样一句诗表达了自己的万千思绪和感慨,并同时配上了其在联想时的一张老照片。

4分钟后,联想掌门人杨元庆转发刘军微博,并附诗一句:“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这一唱一和,不免令人心生猜测和遐想。此前,有媒体报道,在柳传志钦点下,刘军将于2017年初重新回归联想。

果不其然,第二天上午,杨元庆便正式宣布原联想移动业务集团总裁刘军回归联想的消息。一同宣布的还有联想重组中国区业务,成立相互独立的个人电脑及智能设备集团(下称PCSD)和数据中心业务集团(下称DCG)。刘军将担任联想集团执行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领导中国平台及中国区PCSD业务。

一石激起千层浪,作为联想曾经的二号人物、并一度被看作是柳传志接班人的刘军回归,再次引起关注和热议。

然而,老将回归,能否真的拯救日渐老去的联想?

联想手机大撤退

与刘军回归联想一同传来的消息还有联想全球服务业务负责人陈旭东离职。

陈旭东曾在刘军突然的离职后接替其执掌联想移动业务(MBG)。作为临危受命的继任者,陈旭东在联想内部被认为是“救火队长”。

而这位“救火队长”之后在联想移动业务上的发展业绩并不理想。2015年,联想巨亏了1.28亿美元,国内手机销量仅有1500万台,比起2014年4730万台的数据,下降幅度可谓惊人。而到了2016年,这一数据已降至不足500万台。这一急剧地、断崖式的下跌已基本宣告了在国内智能手机领域联想手机或已出局。

“我削减了很多产品线,只保留了很少的一部分,全部精力都放在琢磨产品上,试图做出精品,但结果发现还是不理想。后来我发现光有好的产品还不够,还需要针对不同市场特点来卖货,产品、品牌和渠道需要三箭齐发。”在执掌联想移动之后,陈旭东快马加鞭、大刀阔斧的进行了产品变革,并作出了一些新的尝试,也有了新的感悟。

陈旭东表示,他还需要 2-3 年时间带领联想移动中国业务走向复兴。但遗憾的是,杨元庆并没有给他那么多时间。

2016年1月15日,是陈旭东真正挂帅联想MBG负责人的日子,短短10个月后的2016年11月2日,陈旭东便被调离了该岗位,杨元庆任命做行政管理出身的乔健接任陈旭东担任联想MBG业务掌舵人。

彼时的联想被外界视为病急乱投医,紧迫感和焦虑感一直萦绕在杨元庆头顶。联想在中国的MBG业务太需要一个能力挽狂澜的人了。只可惜,越是急迫的想要改变,情况却越是糟糕。

频繁的换帅、战略方向的不断调整变更、运营商模式的日渐式微,联想MBG业务发展状况可谓是一泻千里。曾经风光无限,长期占据着国产手机销量第一的巨人联想,被以小米为代表的新兴互联网品牌手机厂商逼到死角,逐渐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

2017年4月26日,继乐檬、VIBE这两大品牌在国内被放弃之后,联想正式宣布旗下手机品牌ZUK也在国内停止运营。曾经联想设想的乐檬主打低端市场、ZUK主推中端机、在2014年收入囊中的摩托罗拉主攻高端市场的产品矩阵在国内覆灭。

所以,可以看到的是,中国区业务重组之后只剩下了PCSD以及DCG业务集团。MBG业务不见了踪影,由此来看,联想放弃国内手机业务的结局已定。

事实上,联想的MBG业务曾在刘军的带领下曾有过巨大的辉煌。

2013 年,联想将业务拆分成 Lenovo 业务集团和 Think 业务集团。其中 Lenovo 业务集团包含联想电脑和原移动业务,由刘军负责,双管齐下。刘军也因此成为了名副其实的联想“二号人物”。

在刘军负责MBG业务的2013年第一季度,联想智能手机销量激增达 206%,远高于中国整体市场117%的增幅。

而时过境迁,辉煌早已不在。刘军后来的离开也有外界认为其是为联想移动业务业绩下滑买单。但无论如何,又一次回归的刘军,再次带领手机业务重现辉煌的已基本无可能。

刘军还是那个刘军,但时代却已不是那个时代了。

“新PC”背后的逻辑

联想的手机业务节节退败,让联想原本寄希望于借助手机业务转型移动互联网企业的方式破灭。

2009年下半年开始,移动互联网时代汹涌而来,智能手机的兴起、尤其是后来平板电脑的诞生,严重蚕食了PC市场,全球PC市场低迷。在全球PC行业已经进入最艰难的时期时,PC业务占据整体营收70%的联想,出货量至少已经连续8个季度出现了下滑。

据台媒 digitimes 最新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2017 年 4 月,全球 PC 行业依然萎靡,全球五大笔记本电脑厂商出货量环比 3 月份暴跌 37%,联想在笔记本电脑领域的市场份额已经跌到了第三名,排在惠普和戴尔之后。

PC业务之所以下滑严重,除了手机以及平板电脑的冲击,还在于联想自身在战略、企业文化方面的不足及其在产品创新上的缺失。

根据2006-2015财年财报显示,联想历年的研发支出中,仅2015财年的研发收入占比达到2.6%,其余年份均低于1.9%,而谷歌和微软的研发投入占比都在13%以上。在过去10年间,联想累计投入研发成本仅仅为44.05亿美元,尚不及华为2015年一年之中的研发支出。可见联想在核心点PC研发上花费的精力有多少。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互联网思维和模式大行其道。而昔日的巨头联想却并未能很好的学习和接收这些新思维和新模式。

“联想太硬了,互联网的意识很难生根发芽。”有一位联想高管曾这样说。

转型的阵痛、中年危机,联想近几年的发展可谓焦灼而痛苦。手机业务败落,PC端面临的环境则日益严峻,联想不得不重新规划了其未来发展战略。

“在智能互联网的大背景下,我们正在进入一个“新PC”时代。”以PC业务起家的联想提出了“新PC”概念。

“PC不再仅仅是Personal Computer个人电脑,而是Personal Computing个人计算设备。智能手机、平板电脑、智能手表、智能电视等等都属于这个新PC范畴,AR/VR等设备也正在加入进来,未来我们身边的新PC(个人计算设备),都会具有计算、存储、网络的功能,这些新型的智能终端,将无处不在。从’个人计算设备+个人云’往下延展,就是个性化计算设备+个性化云,随着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蓬勃发展,满足用户对于设备外观、性能和云内容、云服务的个性化需求将成为现实。所以从个人计算设备+个人云,再到个性化计算设备+个性化云,PC的边界正在无限延展,这就是我们所定义的“新PC”。”杨元庆这样解释了联想的“新PC”。

为此,杨元庆为联想未来的发展提出了的“三波战略”,分别是:个人电脑业务;移动业务和数据中心业务;以及发力除个人电脑、智能手机以外的其他新PC(Personal Computing)设备以及“设备+云”的新业务模式。

联想的终极愿景是为用户提供整合了应用、服务和最佳体验的更加丰富的智能设备,以及强大的云基础设施,从而让人们的生活更美好,工作更高效。

一直以来,联想并不满足于做一家只卖硬件的公司,而想要做一家整合了设备、应用和服务等一站式解决方案的公司。

这意味着,以往联想只要把产品卖给用户,用户购买完之后除了寻求售后服务等与联想并不产生联系的模式正在改变。而未来联想要做的“新PC”,是当用户购买了联想的设备之后,双方的联系才刚刚开始,联想让设备通过云,为用户提供丰富的内容和服务。

设备只是一个载体,为用户提供内容和服务才是核心。这其实就是“产品即服务”理念。

当然,这样说并不代表着硬件设备不重要。例如,在当下移动互联时代,PC设备的笨重、不够移动智能等缺点正在显现。但由于PC的商用需求依然巨大,其被取代甚至消失的可能性不大,但是其硬件形态的改变已是必然。

未来联想的PC,是即要满足用户的商用(工作使用)要求,又要满足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便捷性、智能化等特点。比如可触控功能,轻巧可便携等。

可以设想一下,未来的PC基本就是“Pad+移动键盘”形态。在工作情境下,Pad链接键盘就是当前人们用的笔记本电脑,而卸掉键盘之后就可当Pad使用。

未来的新PC,将是集商用属性和娱乐属性为一体的智能设备。人们既可以在工作时将其当作商务电脑来完成某些工作任务,还可以在闲暇时当作Pad进行娱乐消遣。新PC打通消费市场和商用市场,将商用属性和娱乐属性进行融合,已是大势所趋。

这就是联想的新PC时代,联想的战略思路和目标已非常清晰:做一家整合了设备、应用和服务等一站式解决方案的公司。那么重归联想重掌PC业务的老将刘军,究竟胜算几何?

联想的危与机

谈起刘军在联想PC业务上面的成就,不得不提的就是其首创的消费市场和商用市场齐头并进的“双模式”。该模式为联想在PC业务上取得的巨大成就做出了非常大贡献。

然而时代正在发生巨变,PC市场已今非昔比,联想的霸主地位日渐式微。刘军重新带领的PCSD业务集团,将面临着新的挑战,伴随未来的同样也有机遇。

作为曾经开创了“双模式”、且同时执掌过PC业务以及MBG业务的刘军,其对消费市场和商用市场的理解更加透彻,对于PC和移动互联二者的发展和融合也许更有经验和领悟。新PC时代,就是要将消费市场和商用市场打通、融合。刘军在这方面有着非常大优势,这恐怕也是刘军回归最大的价值之一。

另外,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联想的PC业务虽然正在下滑,但是其在全球市场份额仍然占据着数一数二的位置,其储存的技术实力和品牌实力依然强大。但反过来说,其越是巨大,转型对其来说越是艰难。毕竟船大难掉头,巨人转身,付出的艰辛和面对的阻碍总是要大一些,尤其是在基因和思维方面。

大也有大的好处,整个PC市场的增量市场是越来越小,但对于联想来说,其存量市场庞大,若是能将“设备+云”的新业务模式运用到存量市场当中,盘活存量市场,发展空间也是不可想象的。

比起之前移动手机业务战略的混乱,联想在转型的阵痛中不断的调换方向,如今杨元庆提出的“新PC”以及三波战略已将联想的未来发展路线清晰化,此次刘军回归,或为其战略的推进和实现助一臂之力。

但是对于联想,人们依然怀有疑虑的是,联想的高层换来换去,依然是这些PC互联网时代的联想老人们。而当前的联想其实最紧缺的,是新的血液,是真正懂移动互联网、具有新时代移动互联网基因的人才。

时代更迭,在PC互联网时代叱咤风云的联想老将们,还玩得转吗?

马化腾曾在一个会议上谈论新旧网络时代说过的一句话,挺有启发性,他说:“其实你什么都没做错,就错在你太老了。”

一如联想的MBG业务大溃败,这里边“错在太老”的成分恐怕只多不少。而此次MBG业务从中国区业务中消失,基本意味着联想已将手机业务全力倾注在了海外市场。

但,在海外,等待联想和老将刘军的,依然是新时代下更为残酷无情的战场与厮杀。

不想错过新零售资讯?赶紧关注地歌网!(在“地歌网”三个字插入链接:http://www.diggg.com.cn

推荐阅读:急行军,京东智慧化物流再造一极


上一篇: 重新调整企业架构的乐视,已然迎来新的拐点
下一篇:ofo登顶第一捷报背后:唯快不破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