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雨后,流光中阿里西溪园区人来人往,碧翠里生机浮动。

4月26日,包括人大政协委员、质检工商领导、专家学者、商家、媒体等在内的百余名成员现身阿里西溪园区9号馆光明顶会议厅,他们此番并非再续讨伐明教前缘,但来意可见一斑。

是日,正值第17个世界知识产权日,也是阿里集团首个“知识产权公众开放日”,代表们应邀参加,从不同角度为保护知识产权、推动酒驾式打假建言献策。此外,10名代表还成为了阿里首聘的“知识产权保护监督员”参与到阿里的知产保护、打假的工作中。

阿里平台维权打假似乎创新不断,此次活动更是调动多方面力量加入到打假的行列中。

在互动讨论的活动现场与会者体感颇深,阿里平台治理部收到许多感言,正如新晋“知产监督员”朱巍(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所言,监督员可调动身边的力量共同打击假货,类似于“以人民的名义”共同打假,这项工作落到实处,不只是法律责任,更是道德层面的要求。

平台知产侵权背后的症结

2016年,阿里平台发现有恶意投诉行为的权利人账户5862个,近103万商家和超600万条商品链接遭受恶意投诉,造成卖家损失达1.07亿元。

恶意投诉只是平台知识产权被侵犯的一角冰山。

平台维护知识产权似乎永远找不到抓手,假冒产品、仿品无孔不入,合法商标被恶意使用、抢注,原创图片、文字、视频遭篡改、冒用等等诸如此类的侵权行为不胜枚举。阿里平台开展知识产权维权行动始于2002年,十几年来一如既往的坚持,侵权行为却如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症结何在?

假货泛滥,平台往往成为被归咎的对象,殊不知,平台只是连接商家和用户的纽带,更何况从技术本身出发,平台没有与假货为伍的动因。

正如一位互联网老兵所说,技术本身并无罪过。不是因为有了互联网,才有了越来越多的罪恶,而是罪恶一直存在,正如不是因为有滴滴、顺风车,才有了劫杀,而是劫杀一直存在,不是因为有淘宝才有假货,因为假货一直存在。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假冒伪劣流于线上,通过各种“瞒天过海”的侵权之术销售出去,其症结来源于线下。正是线下制假行为的猖獗,线上也沦为重灾区。

在阿里平台上有接近15亿在线商品销售,每天线上经营商家接近1000万,活跃买家近5亿人,平台日产包裹5500万,2016年淘宝、天猫的GMV高达3.7万亿,占到社会零售总额的10%,正如张勇所说阿里作为新兴经济体,阿里碰到的诸多问题与社会、商业各个深层次的问题越来越紧密相关。

制假售假行为亘古有之,只是互联网的透明化让许多灰黑色的产业链浮出水面。
\
互联网就像一面镜子,把问题折射出来,其实问题的根源在线下。阿里首席平台治理管郑俊芳也一直强调打假线下是关键。地歌网在阿里首个知识产权开放日活动中了解到,制假售假呈现职业化、链条化、跨境化的新常态,打假的难度更大和任务更艰巨了。

有阿里“云剑行动”等案例可查。

去年5月初,在阿里打假大数据的协助下,警方破获一起跨12省销售假冒内存案,制假上家在深圳华强北一代设立窝点,再通过线上线下批发给下家,下家再通过网络或当地电子市场进行销售,查获“金士顿”“三星”品牌内存条1.5万余根,涉案金额达1.2亿余元。2016年平台治理“打假特战队”协助警方破获一起润滑油案,阿里大数据显示,假冒润滑油在马来西亚灌装,再从义乌、广东通过各种渠道流向全国多地。
\
制售假产业链出现“境外生产,境内销售”及多地串并的链条式生长趋势。对于这些产业链上的制假售假行为呈现“生态化”,其背后的组织、产业在起作用。

显然,打假维权是个系统性工程。

酒驾式打假走向立体开放

“打假不是独角戏,需要平台、商家、政府多方联动共同完成。”“光靠一个有责任心的企业远远不够,即使假货被阿里打掉,也会在其他平台泛滥。”“知识产权监督员就是动员社会力量参与打假的有力尝试。”
\
这是阿里知识产权开放日活动中,与会者达成的共识。

打击假冒是一个社会性问题,不是一家企业可以独立解决的,需通过平台层面、法律层面、政府层面,多方合作营造一个更健康、良性的市场氛围。正如张勇在会上提倡的,互联网给人的感觉是平的,实际上面临的问题是立体的,是社会真实问题的反馈。郑俊芳也强调,打假是一个社会问题,整个体系跟着改变,问题才有解决的可能,不回避假货问题,共同面对解决是出路。

阿里作为一个庞大商业经济体的运营者,致力于打假义不容辞。

需要强调的是,平台打假有其七寸,平台既不是立法者又不是执法者。即使发现制售假行为也往往无计可施,加上低成本、微震慑的治理背景,制假售假行为猖獗成风。

据阿里数据显示,平台2016年阿里平台治理部门共认定和处理制假售假案件线索4495条,案值均高于5万元的起刑标准。执法机关接收线索1184条,而确认获刑的仅33例,制假售假受到刑事处罚的比例不足1%,其中涉案判缓期执行的比例高达82%,可以断定,法律打假的力度远低于预期。

于是在两会期间,马云在微博上呼吁“像治理酒驾一样治理假货”,呼吁打假用重典。此次,阿里首个知识产权开放日活动传达了阿里充分动员社会力量,推动维权打假共治的决心,同时,不难看出,阿里打假走向立体化开放。

从立法、执法到社会各界参与,包括权利人、服务机构、整个产业链,阿里正在打造一个维权打假的生态,塑造一个打假共治的格局。

阿里利用大数据的优势,与企业联动。目前,对工商质检食药监等协查超1万起,与浙江工商、江苏工商系统对接,共享主题信息。阿里协助线下打假的“云剑行动”、“红盾网剑”破获不少大案、要案。
\
例如在去年历时4个月的安利制售假案件中,整个案件从线上切入,公安、品牌权利人、平台通力合作,各方掌握的线上线下信息不断校对串并,挖掘出了完整的制售假链条。原料及包装工厂在广州、平顶山、汕头,销售窝点在台州、温州,上游供货批发链条在哈尔滨。

数据显示,阿里“打假特战队”全年协助公安机关破获案件496起,抓获犯罪嫌疑人880名,捣毁涉假窝点1419个,涉案案值30.67亿元。

如此看来,酒驾式打假共治势在必行。

特别是从去年开始,阿里举社会治理打假的动作频频,鼓励权利人共建体系,成立大数据打假联盟,建立24小时打假共同体,推动治理透明化和社会化,平台并对制售假交易发起诉讼,促进法制环境改善。

阿里从1999年起步,历经18个春秋,业务涵盖电商、云计算、文化娱乐以及从电商生态衍生出来的金融、物流等,成为走向全球的新经济体。其电商业务颠覆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同时,成为世界互联网应用的典范;其生态激活了千万级的中小企业,同样带动千万级的就业岗位;被誉为民营企业“黄埔军校”的湖畔大学,不断传递新商业的文明和精神。阿里的势越来越见增长。

反观阿里一路的打假,任重且道远。从马云振臂一挥呼吁酒驾式打假开始,其打假越来越赢得社会的共鸣。由此看来,近二十载的打假之路,阿里实实在在的行动正在一步步落地夯实。


上一篇: 风口浪尖之上,易到宣布全新核心管理层名单
下一篇:携手凤凰再增500万单车 ofo冲刺背后的快慢术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