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余德:20年新媒体发展史背后的规律与逻辑

2017“新用户主义”高峰论坛暨魔都1001位CEO峰会召开,作为合作媒体之一,掌会&IT老友记CEO余德受邀发表了以“新媒体发展规律与逻辑”为主题的演讲。

以下是演讲内容:

现在正是午睡的时候,不知道清醒的有几个,我也是临危受命,PPT昨天下班后才写出的,没有做太多的准备,也许很多时间,特别是历史的部分,我没有做比较多的考证,也没有去做核实,可能有一些与实际时间以及实践本身不是那么精准,希望大家这点能够谅解。重点探讨规律,探讨逻辑,不探讨史实的部分。

从新媒体的路上走过来,我相信还是有更多的人需要经验,需要教训,甚至需要发散性的思维,我希望我们能在这点上共同为大伙营造这么一个环境,而不是为演讲而演讲,也不是为了做宣传。

标题是命题作文,不是我要讲的东西,是小峰给我下了这个命题,有点措手不及,20年新媒体发展史,今年是2017年,严格讲从1997年开始,时间跨度差不多,从网络媒体发展以来,说到今天刚好是20年的时间段。

从过往的20年新媒体发展背后的规律看新媒体发展的逻辑。

首先讲一些个人的东西,可能有些人对我不熟,我从事传统媒体超过20年,除了广播没做过,各种媒体形态基本上都经历过。最后是在经济观察报呆了七年,奔着新媒体就下海了,大家也看到我今天的状态,所以不要轻易下海,很苦。 讲这些是为了把概念与定义厘清一下,这不是科学的概念,只是希望做一个澄清。 新媒体应该有别于传统的包括内容生产、传播机制以及商业模式在内的媒体系统和机制本身,这是我们今天探讨的新媒体的指向。最重要的一块就是基于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技术而产生的互联网媒体。必须说明一件事情,(今天)这个报告所指的新媒体,全部指商业化的媒体,不指体制内的官办媒体。

我梳理了一下新媒体发展简史,其中的跨度有两个点,一个是互联网,一个是移动互联网。 移动互联网从09年的下半年开始,97年到09年这个时间段基本上传统的PC互联网时代,印象最深的是四大门户,包括雅虎,包括更早的今天已经不存在的网站本身。可能有很多年龄稍微大一点的人都记得,当时新浪网找这些传统媒体要这些内容非常难,最大的部门是打字部门,因为基本上要不到。传统媒体不给胶片,很难获取资讯本身,所以他们就订了很多报纸,订了很多内容,然后让自己的打字员每天敲到网上去,这是四大门户基本上遵循的规律。 稍晚一点论坛就出现了,今天都还在,像天涯,这是PC互联网时代UGC模式,到后来就(变得)非常纷繁和屌丝。再往后就是博客网站出现,这一波几乎最后都挂了。社交媒体比较晚了,开心网、人人网,高峰时段应该在07年,如日中天。好像那个时候就开启了社交大门,开启了传统媒体和新媒体或者跟社交性的媒体进行交融的时代。再往后基本就比较清楚,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包括做中间微博的,不是微博,而是中微博,当然今天都已经不在了。

微博跟微信的出现将社交媒体推向了一个高峰,UGC模式或者PGC模式走向一个高潮。 09年以后互联网时代来临了,移动互联网时代来临了,做的比较早的是网易,是否精准不太确定。新浪、搜狐,百度的新闻客户端,再往后就是界面、澎湃等等,中间有个比较厉害的媒体——今日头条,后面会讲这个事,带有一定的AI媒体属性的,通过算法、大数据、用户画像、技术本身来改造媒体,这是做的比较早的,后面有封面、蓝鲸等等。

即时性、知识类的媒体2014年广泛出现,营造高峰的就是分答,在抓读者或者用户心态上做的机制非常棒,但不太适合做媒体,适合做文化娱乐,这也是分答今天转型的最重要的原因。值乎是社交型的,头条问答做了很久,还有得到。 AI媒体一直都在尝试,大发展的状态,2014年,这里面第一个不见得是做得最好的一个,因为是我的,当然放在第一个,掌会是我们的产品。DREAMWRITER我认为目前是做的最好的媒体,小宣、新华社快笔小新,今日头条张小明,国外做得更早,美联社、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等。 回顾一下历史,不见得非常全面,有这样一些变化在。这是一个表,主要专注的领域基本上覆盖财经、体育、娱乐,真正涉及到更多维度的东西还做不到。这是机器人写作的一些东西,大家感觉到千篇一律,写的都是扁平化,基本上是OK的,获取信息本身是能够完成的。

如果聊媒体有三个点必须得聊的,一个是媒体本身,二是技术本身,三是时代本身。如果抛开这样三个维度去聊好像有点虚。 在2012年我写过一篇文章,当时提法叫社交化、移动化、视频化、大数据化,当然还有更多提法,新四化。这中间产生了非常多的随着技术、时代本身包括整体的用户人群共同营造的一种变化,我认为这个表做得不好,这上面的东西时间来不及。

我个人看法,从媒体角度来看其最大的特色就是后真相时代。 我们经常会质疑,今天上午看到一条新闻是真相吗?不知道。我们经常发现新闻本身在发生急剧的反转,这种案例也比较多。出现这样的状态跟我们信息大爆炸有关,跟我们人群有关,跟快的速度有关。包括新闻信息本身的碎片化也相关,所以出现了很多全面的东西或者真相的东西,调查性的东西越来越少。我们现在很多的媒体人或者自媒体人和我们当年做新闻完全不一样。当时是新闻是用脚跑出来的,不是用笔写出来的,今天看到这些东西在变化。信息大爆炸这种情况已经在弱化,现在是混序的时代。

今年上半年有些东西在回归,比方说让你多看书,甚至有很多人已经不再看朋友圈了,或者在朋友圈能看个半小时就已经不得了了。刚开始微信出来可能看到半夜,24小时都有人在发内容。这样的状态在发生转变。 不确定性的消除和精准的信息论,不确定性消除是信息的终点,追求的是确定性,精准信息论是当前最缺的东西,很多的内容模糊化、两极化、感性化,恰恰少了理性,少了给别人确定性的东西。很多事情出来之后情绪性的东西很多,理性的东西很少;提出的问题更多,给出的解决方案更少。这不是我们要的时代,这样的时代一定会过去,而且过去很快会来临。

后面会讲到我们媒体提到内容为王的问题,这个问题值得大家去思考和探讨。 技术本身当时提了英雄主义萌芽,天底下没有比做媒体更容易的事,只要敢往外放就是媒体。民主启蒙也是一样,民主的启蒙永远都是曲折来回的,自媒体6月1日就要受制于登记的网信办新的文件。尽管现在还没有最终确定这个事怎么搞,但这事一定会来。

一直提新媒体,前面做了一些定义,到底“新”在哪?

值得探索的问题,媒体本身无外乎三大块,传统媒体,内容、传播、商业模式本身,新媒体角度多一些东西,内容到底怎么生产的,是自己生产还是别人生产,是机器生产还是维度上怎么变,我们是做精英的媒体,还是消极的媒体,是追求快还是要追求思想?

内容本身各家有不同取向。载体渠道革新,一个是技术本身发生的,不再通过传统媒体纸媒、电视,可能绕道到互联网,到互联网之后载体变成手机,我们探讨未来媒介在哪里,我还比较固执的认为应该在手机。 在传播模式里,过去传统渠道分发,变成了社交化的模式,我感兴趣就转了,我转了朋友就看到了,看到他就转,形成一级又一级很多核心点的传播模式。 媒体跟受众的关系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如果媒体和受众不形成前面的关系,我们大数据从何而来,我们传统媒体报纸、杂志、广播、电视最难的东西就根本不知道我的用户到底是谁?因为在报纸呆的时间非常久,报纸根本不知道用户,不知道自己的读者是谁,顶多知道别人住在哪,电话是多少,订了哪几份报纸都不见得知道。 我们跟受众的关系非常非常的浅,也非常非常的短,涉及到后面大的问题,就是大数据问题。如果不突破大数据的问题,我感觉媒体不管怎么新,还将是跟传统媒体差不多。南方报业是什么样的水准,10个亿,如果在产业中间,或者在中国的经济领域中间算什么企业,算中小企业,一堆的航空母舰干出来的事情不过是一个中小企业。这个行业要发展,要真正壮大起来,可能后面会谈到媒体人本身发展上的瓶颈问题。

这几个点都是相连的,如果大数据不形成,跟受众关系不突破,那我们新媒体跟传统模式区别到底在哪里?怎样盘活商业模式?

我们无外乎广告发行+活动,这是传统媒体几乎不变的商业模式,加了很多毛毛雨,那些点上是第三产业或者副业。今天很多传统媒体把副业当主业做的,媒体只剩下空壳本身,甚至把媒体人养的越来越少。

商业模式蛮重要的,特别是跳到海里的,要考虑媒体本身跟我们商业的冲突,传统方式,发行、广告、活动、人才的问题。 在当前的新媒体尝试中间有看到做社区的,骑士会非常典型的做社区,有媒体部分,有社区部分,有很多综合的状态。电商维度已经特别多,看到界面都在卖东西了,有独立的频道,当然也有导流模式,比如说今日头条和京东的合作,比较常见的,有很多平台进行导流。培训这块一些比较早做社区的,不见得是线上社区的,线下社区的,比如说天马会,做培训、商业咨询等等在内的,也有做交易主要是知识性的,比如说得到你要去付费,包括分答、值乎,每一次知识分享或者资讯的分享需要付费,阅读或者是参与。 新媒体和传统媒体最大的差异,就是要跟我们的用户、受众产生紧密的关系,当然得有社区。作为新媒体而言,如果没有社区,我们完全可以认为它不是新媒体。

比方说我们传统的渠道搬到互联网上去就叫做新媒体,这是扯淡的,创业的人,脱离机制的人,处在江湖上的创业者如果没有这些东西,做新媒体是非常危险的,几乎没有成的可能性,要重视社区的经营。

我们掌会也挺苦的,我这个头发不是干媒体变白的,是做产品变白的,差不多两年时间我是这个产品经理,我们做的掌会本身还是做媒体,做媒体社区。过程中间我们找到了一个点,在手机上开会,然后在开会的过程中间我们产生内容通过机器人写作,所以我们把这点叫做AI媒体。 我们这个思路从2013年开始提出,应该说是做的蛮早的,但这个技术真难,太难了。这个技术本身就把我们折腾得够呛。机器人写作还在路上,很多功能没有完善。关于机会,社区的角度上大有可为,比如今天我们参加骑士会的活动,在社区的角度上确实有非常大的机会。

另外一块是内容为王,但这种方式不太适合做媒体,只适合成就个人。比如说像青松老师,很多原来比较知名的媒体人本身,只要别干公司都是很幸福的人。年收入千万级那是很多,收入百万级就是比比皆是。过一个自由的,对自己负责任的生活是非常容易的,但是一创业基本上都会很惨。

视频、直播这块,一是不专业,我毕竟没做过,在电视台呆过,做过纪录片,我们认为从水平的角度上,除了政经国家大事官媒层面的东西,在创业市场化上根本没办法参与,包括梨视频,我们也挺为邱老师担心的。

电视的本质是娱乐,迄今为止我也蛮赞同这个观点。 如果做文化娱乐可能更适合,他占用别人的时间更容易,然后建立关系也更容易。但如果通过电视,通过时间流的方式,我们认为对知识、对经验、对思维方式的改造上,反而不如文字性的东西。短视频媒体也有比较多的变化,直播一直都有,不是今天才有的,包括之前的直播,如果没有二次元出现,我们的直播不会有今天这么火,二次元加了社交元素,把社交加进我们的直播里面,这个社交是一种弱社交,是一种画面跟用户之间的互动,不见得是跟人之间的平等沟通的状态。

新媒体的未来,还是要把新媒体做一些区分。 新媒体有很多分类的角度,我从媒体本身去做分类,而不是从内容、传播这些点上。媒体可能包括传播性的媒体,也包括内容性的媒体,也包括技术层面产生内容的方式,AI媒体。

传播性的媒体很简单,基本上都是聚合平台。昨天微信的新版本看一看已经开始干聚合了,我相信聚合一定不那么简单,聚合一定会加入很多算法,很多画像,很多跟技术本身相关的东西,这一块腾讯不会放过,那么多的自媒体都在那。

以今日头条为代表的,有大数据、用户画像、综合化的呈现方式,现在他们开始干视频了,快手很受伤。以及它在人工加算法方面的改良,我不太喜欢用今日头条,我非常羡慕他们,抓的点抓的很好,创业非常成功。 但从媒体的角度上,因为我最开始下载的时候发现很不舒服,一方面你喜欢什么就会给你什么,我们从他后台,因为我有一些朋友在里面,有一次去看后台很吃惊。跟人性底层相关的是阅读量最高的。今日头条是在三四线城市崛起的,发现大量的农民工或者知识水平不高的这些人,将倾向于越来越多看这样的内容。当然他们也被约谈了,现在有一些人在做今日头条的优化,他们在外面做优化,而不是今日头条让所谓的读者来选择,这也是技术本身的恐惧,我们说在技术、算法本身方面也存在着共享。今日头条目前存在的是算法和人工,人工因素加的非常多,facebook也加了很多人工。

内容型媒体机会很多,这点上主要还是做减法,我们在特色上,在内容为王或者在快的角度上,几乎没机会了,做媒体的想快更难,新闻当事人比我们更快,这种观点深入人心,作为媒体的存在本身是多余的,只是一个渠道,快的角度上媒体吃亏。

做精英媒体,这两年看到显著变化,发展的机会也存在,监管也不会永远这么平和,让我们感受到一片欣欣向荣的状况。内容为王仍然是最重要的。媒体人非常聪明,但媒体人想法非常多,特别是商业化思维又不强,在团队本身的凝聚上特别难。

AI媒体刚刚讲了现在有个非常大的误区,讲未来,可能很多人不认可,我写的东西机器人要能写出来那真的牛。 有时候去想一想,难道用户读者受众真的只需要你这样的内容吗?就像我今天在这里演讲,演讲完之后真的需要媒体帮我做一些包装描述吗?你在现场听到的东西是不是也有冲击力。如果现在以直播的形式全部录下来,如果能把新闻做成这样,本身就是写作机器人。这样传递给受众或者用户是原汁原味原生态的,这些内容可能有非常多的噪音,或者有非常多的不太适合视听或者阅读的毛病,但它依然能够传递新闻本身,它能够传递此时,传递思想,也能够传递表情形态,而不是很多媒体把它写的多好。 但并不否认我们传统的精英媒体导向没有需求,当然有非常大的需求。仍然有非常多的理论,有很多人的10万+,包括60年代读金庸,这是形式美的东西,或者是艺术性的东西一样有市场。但是机器人在很多点上能够突破个人化的东西。比方说常规的报道,消息、原生态的内容,快讯这种东西只需要快速传递就好了,写得多好,新闻体不重要。

AI媒体的发展,国内的几大巨头全部都在动工,包括百度,语音识别,模糊头像识别技术。李总那边这么多年好像没什么动作,但这方面真的下了血本,他的汉语言中间还有很大问题。我们说AI媒体将迎来大的机会,但现在的发展仍然在路上。 讲的也比较零散,如果大家有更多的探讨和问题本身就一起聊吧。谢谢大家!